正文

  “你不怕那些疫人吗?”

  希望?我不知道他指的是人类的希望还是我们现在存活的希望,但是我不喜欢听到这个词和格珈联系在一起,我们的希望绝对不在它们身上。

  荏听我这一问,犹豫了起来,想了想又指着外面的格迦说,“我在它们中间等你!”

  “荏,你们不可能永远这样下去,等到像你一样的格迦越来越多的时候,你们必须改变现在的状态,你是他们的王,你不能不知道!”

  蒋全在无线电中倾听士兵的回报,不一会面罩上的扩音器里传出声音,“爆破很成功,入口已经完全封闭,没有人员伤亡。”

  向慈很紧张,我能听到她在不停大声地深呼吸,其实我们这些人中间,除了荏,最不应该害怕的就该是她,但是偏偏她最紧张。

  我惊奇地看着他,短短几十分钟,荏像是完全成熟了起来,这个小小的身影,令我陌生。

  我惊奇地看着他,短短几十分钟,荏像是完全成熟了起来,这个小小的身影,令我陌生。

  像是有什么突然阻隔在前面,我们谁也无法再进一步,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前面!周围的地上散落着无数的弹壳和弹药箱,士兵们如同一群兵人,仍然保持着战斗的姿势,就在这如同布景一般的战场中间,站着荏小小的影子,银色的长发如同倒伏不已的旗帜,忽前忽后地飞舞。而就在他的面前,豁口外面几步远的地方,无数的格珈竟然堆成了墙!

  我看了virus张一眼,扭头朝荏走去,不知道为什么,坑道口的风变得特别大,加上脚下滑溜溜的弹壳,走起来非常艰难。

  “荏,让它们让开一条路,我们要出去……”我对荏说。

  我惊奇地看着他,短短几十分钟,荏像是完全成熟了起来,这个小小的身影,令我陌生。

  荏点了点头站定,闭上了眼睛,我看了他一眼,转头对蒋全说:“引爆吧!”

  荏却突然高兴了起来,“好啊!我和你们一起去!”

  这下难办了!本来想走捷径,却又陷入两难,最要命的是我突然意识到只有向慈一个人出去根本就不可信,她代表不了我们全部。

  “你不怕那些疫人吗?”

  我看了virus张一眼,扭头朝荏走去,不知道为什么,坑道口的风变得特别大,加上脚下滑溜溜的弹壳,走起来非常艰难。

  我看了virus张一眼,扭头朝荏走去,不知道为什么,坑道口的风变得特别大,加上脚下滑溜溜的弹壳,走起来非常艰难。

  荏点了点头。

  彼消此长,现在我已经不用再怕她拿我们去做实验,倒是她需要更多地依靠我们。我看了看她眼中的骇然,感觉应该告诉她真像。

  彼消此长,现在我已经不用再怕她拿我们去做实验,倒是她需要更多地依靠我们。我看了看她眼中的骇然,感觉应该告诉她真像。

  向慈惊骇得说不出话来,荏却道:“四安,我早就知道了,你不必瞒着我……”

  Virus张早就激动的无以复加,眼中流下泪来,哆嗦着嘴唇道:“不错,他就是格珈天生的王,我们有希望了!”

  “是的,我们要出去说服那些疫人,把这些格迦放走!”我用一种哄孩子的口气说着。

  “荏,让它们让开一条路,我们要出去……”我对荏说。

  蒋全在无线电中倾听士兵的回报,不一会面罩上的扩音器里传出声音,“爆破很成功,入口已经完全封闭,没有人员伤亡。”

  我点了点头道:“很好,我们继续前进!”

  蒋全在无线电中倾听士兵的回报,不一会面罩上的扩音器里传出声音,“爆破很成功,入口已经完全封闭,没有人员伤亡。”

  我看了看身后带着面罩的virus张,知道他已经告诉了他真相,便问道:“你怎么想?”

  我看了virus张一眼,扭头朝荏走去,不知道为什么,坑道口的风变得特别大,加上脚下滑溜溜的弹壳,走起来非常艰难。

  “荏本来就是第二代格迦,照virus张的话说,他是它们天生的王者!”我凑到向慈耳边说,留神不让荏听到。

  我看了荏一眼,知道他不可能坚持很长时间,格珈肯定要进来,就算是天生的王也不能改变。就像是孩子归根结底还是爱自己的双亲,死亡的威胁总会胜过一切天生的或者后来的权力。

  希望?我不知道他指的是人类的希望还是我们现在存活的希望,但是我不喜欢听到这个词和格珈联系在一起,我们的希望绝对不在它们身上。

  荏点了点头。

  荏显然是放开了对那些格迦的控制,周围的格迦高度迅速下降,潮水般向后涌去,只留下前方的通道,不知有多远。

  “荏,你在干什么?”我走到他旁边,蹲下来问。

  彼消此长,现在我已经不用再怕她拿我们去做实验,倒是她需要更多地依靠我们。我看了看她眼中的骇然,感觉应该告诉她真像。

  “荏,你走之后它们能保证不进来吗?”我想起了这个关键的问题。

  “荏,你走之后它们能保证不进来吗?”我想起了这个关键的问题。

  看来只有这样了,我转头招呼蒋全过来,吩咐道:“你和我们一起去,等出去之后马上引爆大楼!”

  荏点了点头。

  我点了点头道:“很好,我们继续前进!”

  希望?我不知道他指的是人类的希望还是我们现在存活的希望,但是我不喜欢听到这个词和格珈联系在一起,我们的希望绝对不在它们身上。

  这时向慈才像缓过神来一样吃惊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小荏怎么能控制格迦?”

  荏却突然高兴了起来,“好啊!我和你们一起去!”

  我惊奇地看着他,短短几十分钟,荏像是完全成熟了起来,这个小小的身影,令我陌生。

  “荏,让它们让开一条路,我们要出去……”我对荏说。

  荏的声音发尖,像极了那些极端渴望却又极端抗拒自己父母的孩子。伴随着他的声音,外面格珈堆成的墙似乎颤抖了一下,但却并没有后退,只是更多的格珈开始挣扎。

  我惊奇地看着他,短短几十分钟,荏像是完全成熟了起来,这个小小的身影,令我陌生。

  日期:2018-01-31 18:41

  Virus张早就激动的无以复加,眼中流下泪来,哆嗦着嘴唇道:“不错,他就是格珈天生的王,我们有希望了!”

  “荏本来就是第二代格迦,照virus张的话说,他是它们天生的王者!”我凑到向慈耳边说,留神不让荏听到。

  蒋全在无线电中倾听士兵的回报,不一会面罩上的扩音器里传出声音,“爆破很成功,入口已经完全封闭,没有人员伤亡。”

第438节

  “我不要它们进来!”荏指着那边,“它们就知道吃人,咬人,因为它们,爷爷奶奶才会死!因为它们,你们才会不喜欢我!我不要它们进来,一步也不行!”

  向慈很紧张,我能听到她在不停大声地深呼吸,其实我们这些人中间,除了荏,最不应该害怕的就该是她,但是偏偏她最紧张。

  蒋全在无线电中倾听士兵的回报,不一会面罩上的扩音器里传出声音,“爆破很成功,入口已经完全封闭,没有人员伤亡。”

  “是的,我们要出去说服那些疫人,把这些格迦放走!”我用一种哄孩子的口气说着。

  这时向慈才像缓过神来一样吃惊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小荏怎么能控制格迦?”

  格迦们尖叫起来,纷纷躲避,就在我们面前闪出了一条两米多宽的缝隙,“走吧!”荏回头招呼,带头走了进去。

  “外面有奇怪的人在驱赶着它们。”荏的声音有些发飘,“是疫人!它们很害怕又很愤怒,它们想躲进来……”

  “荏,你在干什么?”我走到他旁边,蹲下来问。

  “荏,让它们让开一条路,我们要出去……”我对荏说。

相关推荐
公共厨房使用须知
和儿子睡觉没控制住
荔枝塞满
黑化男主求放过h
舒心txt全文h下载
本站热点
洞房公会验身
男生体罚尿道方法
看香蕉视频一直看一直爽
鲤鱼乡紫黑做哭
女人把脚张来开让男人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