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竟然感觉,嫂子就像是飞蛾一样,明知道有火,还要跳进去,而最着急的我,真正能帮到的却不多。

  她嗯了一声,点了点头,跟在我的身后。

第37节

  我关上门,走过去递过去衣服,让她进去换一下,看看是不是合适。

  而那个跟着的男的,是年轻女人的老公,长的挺俊俏,很魁梧的,好似说了一句什么话,被年轻女人训了两句,就低下了头。

  “呵呵,跟我来就好了。”王副校长没有回答嫂子的话。

  “王校长,在大厅聊不行吗?我老公等一下回来,找不到我们就不好了。”嫂子一边感谢,一边神色有些焦急和害怕。

  我竟然感觉,嫂子就像是飞蛾一样,明知道有火,还要跳进去,而最着急的我,真正能帮到的却不多。

  我看着嫂子落寞的背影,堪堪裹住中间身子的白色浴巾,白皙肩膀和浑圆大腿,发梢处还略微有些湿润,露出修长的脖颈,一步步走过去的时候,浴巾微微拉扯下,难以包裹那份迷人的身体,我好似能够感觉到,她里面并没有穿内/衣。

  我开了一个房间,让她先洗个澡,我看了一眼她的衣服,就下了楼在附近女装店里,挑选了一件码号相等的裙子,迟疑了一下,又让服务员给拿了一件女士的内/衣,我想到那件被王副校长给碰过,就不想让嫂子再穿。

  我心里很解恨,蹲在楼梯口冷笑一声,这对母女自然是我找来的,正是王副校长的老婆和女儿,我迟迟没有进去,也是等她们先来。

  我有心想要报警,不过嫂子哀求的看着我,摇了摇头,攥着我的胳膊让我赶紧走。

  那边两个人一走,我就赶紧进了房间里,等一下保安肯定过来,如果嫂子没有穿衣服,那可就不妙了。

  我看着嫂子穿好衣服,只不过她的裙子也被撕扯的有些裹不住身体了,我把外套给脱掉,披在她的身上,催促着她赶紧的下楼。

  并不是我不关心嫂子,我很清楚的一点,如果我现在闯过去,刘哥事后会恼恨我,我能救下来嫂子一次,可下一次呢?根本帮不到嫂子。

  我听到了电梯口传出争吵声,我脸色一喜,先一步躲开了。

  我关上门,走过去递过去衣服,让她进去换一下,看看是不是合适。

第37节

  我看着嫂子穿好衣服,只不过她的裙子也被撕扯的有些裹不住身体了,我把外套给脱掉,披在她的身上,催促着她赶紧的下楼。

  我有些尴尬,急忙走过去,站在门口挡着,万一正进来人了,我还可以拖延一下。

  等我回到酒店的时候,我敲了敲门,嫂子给我打开了门。

  没过多久我看到一个满脸杀气,大概五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带着一对年轻夫妇,气哄哄的走出了电梯。

  我一进去看到嫂子抱着被子在那里哭,而她的衣服扔的地上都是的,头发也被揪的很是凌乱,看的出来,刚刚那对母女进来的时候,不但打了王副校长,也没有放过嫂子。

  我问了她,要么在附近开一个房间,先休息一下。

  王副校长看到四周没人,已经用手搂着了嫂子的腰,边走边承诺道:“陈老师,你老公的事情放心吧,这个事情问题不大,等一下进房间,我们再详细聊聊,把这个事给谈妥了,你看可好?”

  后面的那对年轻夫妇,女的模样和中年女人挺像,大概三十多岁,而男的明显很怕前面两个女人,一直跟在后面。

  没过多久我看到一个满脸杀气,大概五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带着一对年轻夫妇,气哄哄的走出了电梯。

  说实话抱着嫂子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有些乱想,实在是此时嫂子的穿着非常的少,胸前的双/峰挤压在身上,比那天饭店里看到的更让人刺激,毕竟那天只是看一看,而现在却是完全的接触到,我能感觉到胸口柔柔的软软的,心跳都加快了很多倍。

  我一进去看到嫂子抱着被子在那里哭,而她的衣服扔的地上都是的,头发也被揪的很是凌乱,看的出来,刚刚那对母女进来的时候,不但打了王副校长,也没有放过嫂子。

  我听到了电梯口传出争吵声,我脸色一喜,先一步躲开了。

  我看着嫂子落寞的背影,堪堪裹住中间身子的白色浴巾,白皙肩膀和浑圆大腿,发梢处还略微有些湿润,露出修长的脖颈,一步步走过去的时候,浴巾微微拉扯下,难以包裹那份迷人的身体,我好似能够感觉到,她里面并没有穿内/衣。

  想要抱紧她,手却不知道放在那里,心里惴惴不安,有些发慌。

  我竟然感觉,嫂子就像是飞蛾一样,明知道有火,还要跳进去,而最着急的我,真正能帮到的却不多。

  “呵呵,跟我来就好了。”王副校长没有回答嫂子的话。

  我的话提醒了嫂子,她似是意识到什么,脸色唰的通红,微微挣开了我的怀抱,赶紧穿起来衣服。

  我看着嫂子落寞的背影,堪堪裹住中间身子的白色浴巾,白皙肩膀和浑圆大腿,发梢处还略微有些湿润,露出修长的脖颈,一步步走过去的时候,浴巾微微拉扯下,难以包裹那份迷人的身体,我好似能够感觉到,她里面并没有穿内/衣。

  我看着嫂子落寞的背影,堪堪裹住中间身子的白色浴巾,白皙肩膀和浑圆大腿,发梢处还略微有些湿润,露出修长的脖颈,一步步走过去的时候,浴巾微微拉扯下,难以包裹那份迷人的身体,我好似能够感觉到,她里面并没有穿内/衣。

  我一进去看到嫂子抱着被子在那里哭,而她的衣服扔的地上都是的,头发也被揪的很是凌乱,看的出来,刚刚那对母女进来的时候,不但打了王副校长,也没有放过嫂子。

  她嗯了一声,点了点头,跟在我的身后。

  我本来想送嫂子回家的,不过她低声说了一句,不想回去。

  大概等了十几分钟,我听到那个房间里传出一声惊呼声,还有推搡的声音,我心里更着急了,我焦急的望着电梯的方向,急忙发了一个信息过去。

  看刚刚的场景,比我直接闯进去,效果要好上很多。

  我的话提醒了嫂子,她似是意识到什么,脸色唰的通红,微微挣开了我的怀抱,赶紧穿起来衣服。

  我忍不住骂了一声那对母女,真是疯婆子。

  我问了她,要么在附近开一个房间,先休息一下。

  我一进去看到嫂子抱着被子在那里哭,而她的衣服扔的地上都是的,头发也被揪的很是凌乱,看的出来,刚刚那对母女进来的时候,不但打了王副校长,也没有放过嫂子。

  没过多久我看到一个满脸杀气,大概五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带着一对年轻夫妇,气哄哄的走出了电梯。

  “好了,赶紧穿衣服,我们要走了,不然保安要进来了。”我望着那个被踹破的门,是挡不住人了,催促着嫂子赶紧穿衣服。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把门给踹开。”年轻女人气的脸都黑了,一边劝慰着年长的女人,一边回头喝道。

  嫂子一看到有人又闯了进来,有些惊吓的缩了缩身子,紧了紧被子,等看到是我的时候,她突然大哭了起来,猛的抱住了我。

  我听到两个女人在谈话,是母女两人。

  我们没有追究,保安自然也没说什么,出了这档子事,酒店那边也是想息事宁人,不会为难女人,我和嫂子很顺利的下了楼,有保安领着,是从后门出去的。

  我竟然感觉,嫂子就像是飞蛾一样,明知道有火,还要跳进去,而最着急的我,真正能帮到的却不多。

  没过多久我看到一个满脸杀气,大概五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带着一对年轻夫妇,气哄哄的走出了电梯。

  我不知道是嫂子记错房间号,还是刘哥临时改了房间,不过这些都没有任何意义。

  我看到嫂子半推半就的,被王副校长的拉进了房间里,嘭的一声,随后房间门直接就关上了。

相关推荐
亚洲 自拍 偷拍 综合图区
好疼,好痛,你出来,好不好
学长在活动室要了我小说
欲乱情迷之老旺
儿子睡觉时顶着我
本站热点
五六岁怎么能日的进去
院长在办公室办了护士长
花园的地上有颗鸡蛋原文
爱如潮水:妈妈的爱()
宝贝你那里还可以放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