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看他们的样子,有高手,也有滥竽充数的,我让猴子把他们叫到了一个废弃的仓库离开,暂时安顿着,天气很冷,没有暖气,条件很简陋。

  “大家让我出面,说的难听一点,其实是让我做出头鸟,这合适吗?”我反问道。

  喝了小半个小时,终于有人忍不住了,是那个刚哥,他沉声道:“周凡,你这样退下去,可真是当了缩头乌龟,他李疯子虽然厉害,但那是在南方,现在想搞到北方来,作为一个北方人,你能忍?你想当缩头乌龟你当好了,老子可不当。”

  而且,我练了这么久的拳,不停的跟黄释切磋,实力增强很快,这些日子可真没有闲着。还有手底下的十五个人,也是没有闲着,当别人在争斗的时候,是我们养精蓄锐的时候。

  刚哥再次坐下,一个人在喝着闷酒。

  “行,放肆一下。”我也不多说,其实都喝的不少了,现在继续喝几杯,有了不少的醉意。

  “打电话给黄释,让他回来吧,黄玖那边……唉,当初应该让他‘死’掉的。”我叹了口气,起身后,朝着隔壁的包厢走去,刚才那些大佬来的时候,我让舒丹丹和李杏两人在这边暂时玩一下。

第261节

  “周凡老弟,我也不多说了,你再考虑考虑吧,风险和收益是成正的,如果能收回地盘,大家愿意让给你一成。”许涵亮端起酒杯,面对着我。

  而且,李杏都差不多已经醉了,我让猴子在楼开了两间房,送她们到床睡下后,我去洗了一个澡,然后打电话给许涵亮,沉声道:“跟何念然争斗的代价很大,我要两成的收益。”

  翌日晚七点,一共有二十个打手全部集在了夜总会门口,本来是每个大佬派三个的,但最后他们每个人只派了两人来。

  “对了,黄玖那边有消息了吗?”我问道。

  两天考试结束之后,舒丹丹说庆祝考试结束,非要去夜总会玩一玩,这么久了,我基本没出过学校,现在出来喝喝酒放松放松也可以。

  刚哥再次坐下,一个人在喝着闷酒。

  “行,那我好好考虑考虑。”我也端起酒杯,“继续喝酒。”

  “你……”刚哥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第261节

  “对了,黄玖那边有消息了吗?”我问道。

  “两成?行,只要周凡老弟愿意出山,这好说。”许涵亮答应了下来。

  我说答应的太爽快不利于索要好处,现在他们只愿意给一成,这让我出去,岂不是太亏了?

  “行,那我好好考虑考虑。”我也端起酒杯,“继续喝酒。”

  在包厢里面喝酒到一半,许涵亮他们再次来了,不迎而来。不过我还是客气的把他们请进了包厢里面坐下。

  “另外,每个大佬抽调三个实力强悍的打手给我,明天晚让他们来这里报道,另外把何念然控制的场子和走私路线告诉我。”

  何念然从他们那里拿走了四成,让我出面才给一成,实在是不厚道。

  “息怒,大家都是自己人,敌人都还没对付呢,自己先乱起来了,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许涵亮一边圆场一边站了起来,把刚哥给拉着坐下。

  “算是有十个,也还可以接受。而且,现在面盯的那么紧,他们想继续暗杀的话,也得更加小心谨慎了,只要我们小心一点,也不怕了,是时候出来活动活动了。”我笑道。

  何念然从他们那里拿走了四成,让我出面才给一成,实在是不厚道。

  刚哥再次坐下,一个人在喝着闷酒。

  “你不当,那你去干何念然啊,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我平静的问道。

  “息怒,大家都是自己人,敌人都还没对付呢,自己先乱起来了,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许涵亮一边圆场一边站了起来,把刚哥给拉着坐下。

第261节

  再次喝了五六杯,许涵亮他们全都离开了,包厢里面只剩下我和猴子,猴子问我怎么还不答应。

  “两成?行,只要周凡老弟愿意出山,这好说。”许涵亮答应了下来。

  许涵亮继续说道:“周凡老弟,进了这个门,想抽身而退没有那么简单了,你不去找别人麻烦,别人会来找你麻烦的。如果让何念然稳住局势一段时间,他迟早还是会对付你的,这一点我想你心里我们更清楚,不是吗?”

  “行,放肆一下。”我也不多说,其实都喝的不少了,现在继续喝几杯,有了不少的醉意。

  看他们的样子,有高手,也有滥竽充数的,我让猴子把他们叫到了一个废弃的仓库离开,暂时安顿着,天气很冷,没有暖气,条件很简陋。

  “你们老大让你们过来,是听候我的差遣,不是让你们过来当大爷,想当大爷的,现在马给我滚蛋。如果想留下来,那给我老实一点。”

  “你们老大让你们过来,是听候我的差遣,不是让你们过来当大爷,想当大爷的,现在马给我滚蛋。如果想留下来,那给我老实一点。”

  我说答应的太爽快不利于索要好处,现在他们只愿意给一成,这让我出去,岂不是太亏了?

  刚哥再次坐下,一个人在喝着闷酒。

  “那今天得不醉不归。”舒丹丹端起酒杯。

  “我哪知道?只是猜测而已,没想到成了现实。”我耸耸肩,并不说实话。

  “大家让我出面,说的难听一点,其实是让我做出头鸟,这合适吗?”我反问道。

  “足够了。”

  看他们的样子,有高手,也有滥竽充数的,我让猴子把他们叫到了一个废弃的仓库离开,暂时安顿着,天气很冷,没有暖气,条件很简陋。

  “息怒,大家都是自己人,敌人都还没对付呢,自己先乱起来了,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许涵亮一边圆场一边站了起来,把刚哥给拉着坐下。

  “息怒,大家都是自己人,敌人都还没对付呢,自己先乱起来了,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许涵亮一边圆场一边站了起来,把刚哥给拉着坐下。

  喝了小半个小时,终于有人忍不住了,是那个刚哥,他沉声道:“周凡,你这样退下去,可真是当了缩头乌龟,他李疯子虽然厉害,但那是在南方,现在想搞到北方来,作为一个北方人,你能忍?你想当缩头乌龟你当好了,老子可不当。”

  许涵亮继续说道:“周凡老弟,进了这个门,想抽身而退没有那么简单了,你不去找别人麻烦,别人会来找你麻烦的。如果让何念然稳住局势一段时间,他迟早还是会对付你的,这一点我想你心里我们更清楚,不是吗?”

  “有什么值得佩服的?我狼狈的退出了仓州市,被多少人笑话了,现在我只想专心读书,考个好大学,趁还有机会退出来,彻底退了,道的日子不好过,整天把脑袋系在裤腰带活着,实在太累。”我摆了摆手,“来,喝酒,今天不提道的事情,喝酒。”

  “你们老大让你们过来,是听候我的差遣,不是让你们过来当大爷,想当大爷的,现在马给我滚蛋。如果想留下来,那给我老实一点。”

  而且,李杏都差不多已经醉了,我让猴子在楼开了两间房,送她们到床睡下后,我去洗了一个澡,然后打电话给许涵亮,沉声道:“跟何念然争斗的代价很大,我要两成的收益。”

  “你……”刚哥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日期:2018-08-25 08:18

  “另外,每个大佬抽调三个实力强悍的打手给我,明天晚让他们来这里报道,另外把何念然控制的场子和走私路线告诉我。”

  其他几个大佬还想说什么,但见我并不愿意多提,他们也不再多说。

  刚哥再次坐下,一个人在喝着闷酒。

相关推荐
不要干了我还要做饭呢
我用嘴帮你弄出来吧
妈妈我就放里面不动
腿张到最大 腰身一挺
我岁男友把我带到他家
本站热点
一段能让人下面硬的文字
办公室内的秘密 赵雪晴
白领系列第部分阅读
我做饭给你吃的英文
十大英文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