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怕你不成?”老袁也怒了。

  “其他人我都没看在眼里,你们想报仇的话,那尽管来。如果不想报仇,那继续去做你们的事情,所有人的工作不变,月薪加两千。我不知道左泽霖是怎么对待自己小弟的,但在我这里,是有钱一起赚,有酒一起喝,每一个人都不会少了好处,如果你们不信,大可以去仓州市那边打听我的为人。”我说道。  “你这是想坑我吧?刚才那四个大佬可是不安好心,这里好一个烫手山芋,谁接都烫手。要是等左泽涛回来,其他大佬联合左泽霖,轻易可以把地盘给抢回去,到时候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吴高阳摇头,倒也算聪明。

  “你知道什么?周凡没安什么好心,他是想把我们整个跆拳道协会都给拉下水,跟他坐在一条船。”吴高阳脸色严肃的解释道,说这话的时候,丝毫不避讳我在旁边听着。  “留几个人下来打扫这里,受伤的送去医院,给死者家属送三十万过去,这些钱我自己给。”我挥了挥手。  “你现在把股份协议书又推到我身来,这不是在害我吗?”我严肃的说道,不想跟想继续扯安排的事情,因为协议书确实被我们找到了,并没有问雷淳风。  “你这是想坑我吧?刚才那四个大佬可是不安好心,这里好一个烫手山芋,谁接都烫手。要是等左泽涛回来,其他大佬联合左泽霖,轻易可以把地盘给抢回去,到时候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吴高阳摇头,倒也算聪明。  “其他人我都没看在眼里,你们想报仇的话,那尽管来。如果不想报仇,那继续去做你们的事情,所有人的工作不变,月薪加两千。我不知道左泽霖是怎么对待自己小弟的,但在我这里,是有钱一起赚,有酒一起喝,每一个人都不会少了好处,如果你们不信,大可以去仓州市那边打听我的为人。”我说道。

  反正这边我也已经搞定了,也不再需要他们。  老袁犹豫了好久,终究还是没有敢冲来。  “我需要考虑一下。”吴高阳并没有拒绝我。

  有六个内保留了下来,领头的是内保队长,叫秦刚。  “风险和回报成正,以你的实力,如果你再找几个学过跆拳道的高手坐镇,那还怕什么危险?而且,以你的人脉,想找一些跆拳道的高手,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你现在把股份协议书又推到我身来,这不是在害我吗?”我严肃的说道,不想跟想继续扯安排的事情,因为协议书确实被我们找到了,并没有问雷淳风。  “是你脑子笨才觉得阴险,你师傅可是很快想明白了。”我鄙视的看着他。  “凡哥,他们并不可信啊。”严强提醒道。  他们抬起头来,看着我。

  “好,今天之前我会给你一个答复。”吴高阳说完,给他徒弟打了一个眼色,两人离开了。  看着他对我有很大的戒备心,我也不再问了。等他带着人出去,我看着吴高阳,笑问道:“吴馆长,有没有兴趣帮我打理这个地盘?五五分账。”  吴高阳有些心动,但明显还是很犹豫的。  “再则,算他们到时候过河拆桥,那也无所谓,地盘什么的我并不在乎,主要是钱,地盘我不是有挺多的么?现在多一个少一个对我们根本不影响。”

  “如果你不答应,我照样可以交给刚才那个秦刚打理,所花费的还不用五成。但既然你和你徒弟都信守承诺,帮我做事了,再加刚才你帮我找到了保险箱,我肯定不能亏待你们。”  老袁犹豫了好久,终究还是没有敢冲来。  “师傅,我觉得可以试一试,我们可以把这里的内保全部换成我们信任的人,还有谁敢来找我们的麻烦?”裴长清说道。  老袁犹豫了好久,终究还是没有敢冲来。  “我并不想在道混,要是我在这里的事情被跆拳道协会的知道了,我的工作可能丢了。”  “也是。”严强点头赞同。

  “差点被你坑死,你居然还笑的出来?”我鄙视道。  “如果抓到左泽涛,你会让出地盘?”季哥看向我。

  “怎么?想打架吗?奉陪到底。”我往前一步踏了出去,算对方的后面有黑压压一大片人,我也丝毫不惧。  “这是你们的事情。”季哥撂下这句话,和另外两个大佬离开了,再也没有停留。  “今天之前吧。”我应道。  “这是你们的事情。”季哥撂下这句话,和另外两个大佬离开了,再也没有停留。

  “这家伙太嚣张了。”老袁嚷嚷道。  “让我管?”吴高阳一愣。  “师傅,我觉得可以试一试,我们可以把这里的内保全部换成我们信任的人,还有谁敢来找我们的麻烦?”裴长清说道。

  “那你最好说话算话。”季哥说完,转身朝着外面走去,“我们走。”  我坐在沙发,拿出了香烟,点燃后自顾自的抽了起来,眼睛一直盯着桌子那一份股份协议书,没多久,雷淳风主动打电话给我了,其实我也想打给他的。  “如果抓到左泽涛,你会让出地盘?”季哥看向我。  “你们还要继续打吗?”我冷冷的看着那些内保。  反正这边我也已经搞定了,也不再需要他们。  裴长清没想明白里面的道道,但是吴高阳却不傻。

  反正这边我也已经搞定了,也不再需要他们。  我也不生气,因为这本来是我的打算啊,我在燕京根本没有什么根基,当然是能拉一些盟友尽量拉。跆拳道协会在燕京也不是什么小协会,这么多年,可是培养了很多的学员,随便招收一批进来,可招普通的小混混好多了,这可是一笔很大的财富。  “凡哥,他们并不可信啊。”严强提醒道。  “留几个人下来打扫这里,受伤的送去医院,给死者家属送三十万过去,这些钱我自己给。”我挥了挥手。  看着地死状残忍的左泽霖的尸体,他们愣住了。  “留几个人下来打扫这里,受伤的送去医院,给死者家属送三十万过去,这些钱我自己给。”我挥了挥手。

第487节第487节  “但是……丑话说在前面,要是谁在暗地下搞鬼,可别怪我不客气。”我继续道。  老袁犹豫了好久,终究还是没有敢冲来。  我坐在沙发,拿出了香烟,点燃后自顾自的抽了起来,眼睛一直盯着桌子那一份股份协议书,没多久,雷淳风主动打电话给我了,其实我也想打给他的。  在学校,他是风云人物,年纪轻轻拿下了市跆拳道赛的亚军,还是学校的校草。可惜,在我面前他却屡屡吃瘪。

  要不要继续打下去,为左泽霖报仇,这是一个悬在所有混子头的问题。

相关推荐
快穿之教你做人txt微盘
亚洲 欧美 国产 变态 另类
女主np文,男主全是军人的
回老家车上和儿子做了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
本站热点
是想夹断我吗小宝贝
九力热线视频精品免费
穿越之师姐是女配
国内精品自线在拍
想得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