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杀!”

  我身子接连后退。  似乎母亲简单几句话,便将眼前这个华长空带到了当日那个环境之中,这一刻华长空双眼之中已经丝毫没有之前那种柔和,取而代之是恐怖的杀气,仿佛当年的事情之中,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

第412节  这就是我的母亲,从母亲的身上我能够感受到母亲在等着我长大的十八年里的所沉淀下来的所有的那份从容和淡定,那份古井无波的心。  华长空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毕竟龙宇可是一个化境高手,而且实力也不弱。  这就是所谓的成长!  果然在看到母亲那冷漠的眼神的时候,那华长空的脸上明显的显现出了一丝担忧,他们都没有真正的和母亲交过手,这算是第一次吧,相隔了十八年,双发都在成长。

  似乎母亲简单几句话,便将眼前这个华长空带到了当日那个环境之中,这一刻华长空双眼之中已经丝毫没有之前那种柔和,取而代之是恐怖的杀气,仿佛当年的事情之中,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  这样的话,你未免也太自信了,之前那龙宇,我不过一招便已经身死,你自认为自己比龙宇厉害多少?  这就是所谓的成长!

  母亲站在我的身前,抬手之间,便已经一把抓住了冲上来的两个暗劲高手,随手一扔便已经要了两个暗劲高手的命。  “叶沉香,我知道你厉害,但是你想要见到我们老祖却是还不够资格,当年如果不是你潜入几大家族,将几大家族的高手都杀了一个遍,几位老祖也不会出面,只是没有想到,你当年竟然逃脱了。”  “杀!”  那一刻我能够感受到浓烈的杀机。  如果一个人他再怎么天才,一身实力如何如何的厉害,但是他的心境不好,心境和修炼者的境界不能同步的话,那么在对敌的时候就一定会受到对手的影响,一旦受到影响,那么他的实力便很难展示出来,这样一来在对敌的时候必败无疑。

  “对于当年追杀我逼死怀宗的家族,我一直只有一个心态,那就是你们这些人都应该付出代价,如果你肯罢手的话,当年你们华家那么多的高手也都不会死,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  母亲定然是一眼便看出了这个华长空心中对母亲的愤怒,对自己哥哥愧疚,还有当初离开的那种不甘,这些情绪伴随着他的修炼,虽然现在他也是达到了化境,但是比起其他人,他的心理防线便要好攻破的多,不像是母亲现在已经做到了波澜不惊,很少有事情能够直接影响到母亲的心,和母亲在一起我都能够感到母亲心如止水,带动着我的心都是十分的宁静!  然而一个人的功夫高低,一就是修炼者本身就是一个天才,更重要便是这个修炼者后天的修炼,他的心境的变化,这一系列的变化都将成为一个修炼者一辈子的财富。  果然在看到母亲那冷漠的眼神的时候,那华长空的脸上明显的显现出了一丝担忧,他们都没有真正的和母亲交过手,这算是第一次吧,相隔了十八年,双发都在成长。

  我缓缓的站在母亲的身后,看到这一幕,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好笑,母亲这个时候说的话,完全就是为了激怒眼前这个人,这个叫做华长空的人,在我的眼里也不过如此。  这个时候还没有交手,母亲便已经影响到了他的心境,并且顺带的将周围这些人的心境也都影响到了。  母亲虽然之前一直在养伤,但是这十八年来母亲的心境已经达到他们完全不能达到的地步,从母亲给我讲述的她的经历,从小便在杀手营之中生活,三岁便开始杀人,一直走到杀手之王,再到遇到父亲,最后被十几个家族联盟军追杀,归隐在乡野市井之地十八年。  而此刻母亲和那化境高手华长空已经交手了……  我也是站起身,身子一闪,一把抓住了一个朝着我冲来的暗劲高手的手腕,啪啦一声,捏碎了他的手腕,然后将那厚重的砍刀抓在我的手上。

  果然在看到母亲那冷漠的眼神的时候,那华长空的脸上明显的显现出了一丝担忧,他们都没有真正的和母亲交过手,这算是第一次吧,相隔了十八年,双发都在成长。  “我大哥是可惜了,但那也是被你所赐,当年我们那么求你,你去不给我们兄弟一条生路,你想过这些年大哥的痛苦,原本大哥就是一个修炼的天才,但正是因为你的出现,让大哥从此失去了一切家族的资源,我和大哥在家族之中受到了多少冷眼旁观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我们是怎么挺过来你知道吗?”

  我也是站起身,身子一闪,一把抓住了一个朝着我冲来的暗劲高手的手腕,啪啦一声,捏碎了他的手腕,然后将那厚重的砍刀抓在我的手上。  而此刻母亲和那化境高手华长空已经交手了……  “是,是我们华家自找的,但是这次我们之间必定会有一个结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叶沉香你也别废话了,出剑吧!”  “闭嘴!”  果然在看到母亲那冷漠的眼神的时候,那华长空的脸上明显的显现出了一丝担忧,他们都没有真正的和母亲交过手,这算是第一次吧,相隔了十八年,双发都在成长。

  如果一个人他再怎么天才,一身实力如何如何的厉害,但是他的心境不好,心境和修炼者的境界不能同步的话,那么在对敌的时候就一定会受到对手的影响,一旦受到影响,那么他的实力便很难展示出来,这样一来在对敌的时候必败无疑。  而此刻母亲和那化境高手华长空已经交手了……  “你已经杀了龙宇?”

  我身子接连后退。  “对于当年追杀我逼死怀宗的家族,我一直只有一个心态,那就是你们这些人都应该付出代价,如果你肯罢手的话,当年你们华家那么多的高手也都不会死,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  似乎母亲简单几句话,便将眼前这个华长空带到了当日那个环境之中,这一刻华长空双眼之中已经丝毫没有之前那种柔和,取而代之是恐怖的杀气,仿佛当年的事情之中,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  果然在看到母亲那冷漠的眼神的时候,那华长空的脸上明显的显现出了一丝担忧,他们都没有真正的和母亲交过手,这算是第一次吧,相隔了十八年,双发都在成长。  随后母亲上前一步,顷刻之间我便感受到了以母亲为中心的几米范围之内,空间就就如是凝结了一般,这些人根本就冲不进来,每次一触到母亲便直接的弹开,而此刻的母亲一步步的朝着那华长空走去。

  母亲定然是一眼便看出了这个华长空心中对母亲的愤怒,对自己哥哥愧疚,还有当初离开的那种不甘,这些情绪伴随着他的修炼,虽然现在他也是达到了化境,但是比起其他人,他的心理防线便要好攻破的多,不像是母亲现在已经做到了波澜不惊,很少有事情能够直接影响到母亲的心,和母亲在一起我都能够感到母亲心如止水,带动着我的心都是十分的宁静!  我也是站起身,身子一闪,一把抓住了一个朝着我冲来的暗劲高手的手腕,啪啦一声,捏碎了他的手腕,然后将那厚重的砍刀抓在我的手上。  我缓缓的站在母亲的身后,看到这一幕,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好笑,母亲这个时候说的话,完全就是为了激怒眼前这个人,这个叫做华长空的人,在我的眼里也不过如此。  “叶沉香,我知道你厉害,但是你想要见到我们老祖却是还不够资格,当年如果不是你潜入几大家族,将几大家族的高手都杀了一个遍,几位老祖也不会出面,只是没有想到,你当年竟然逃脱了。”第412节  “这些与我有关系吗?”

  然而一个人的功夫高低,一就是修炼者本身就是一个天才,更重要便是这个修炼者后天的修炼,他的心境的变化,这一系列的变化都将成为一个修炼者一辈子的财富。  随后母亲上前一步,顷刻之间我便感受到了以母亲为中心的几米范围之内,空间就就如是凝结了一般,这些人根本就冲不进来,每次一触到母亲便直接的弹开,而此刻的母亲一步步的朝着那华长空走去。  华长空指着我和母亲冷冷说出了一个字,顿时在场的人都是疯狂的朝着母亲和我冲过来。  华长空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毕竟龙宇可是一个化境高手,而且实力也不弱。  我缓缓的站在母亲的身后,看到这一幕,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好笑,母亲这个时候说的话,完全就是为了激怒眼前这个人,这个叫做华长空的人,在我的眼里也不过如此。

  华长空指着我和母亲冷冷说出了一个字,顿时在场的人都是疯狂的朝着母亲和我冲过来。

相关推荐
惩罚 不许流出来
大哥好痛拨出去二哥
对付不重视你的男人
孕期同房姿势种
快穿男主攻略h高辣
本站热点
儿子你慢慢来啊
子宫蜕膜管型
?女 按倒 开处 叫疼
别急妈又不是不给你日
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