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小钱笑嘻嘻的说:“我这个办法其实很简单,你想啊……只有你遇到危险的时候。那块美玉才有反应,那我们就让你遇到危险不就可以了吗?”

  叶默在旁边幽幽的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遇到危险这么高兴的人。”  我还要继续靠近的时候,叶默忽然叫住我了,他把我拉到外面,对我说:“我想了想。还是太危险了。”

  无名没有坚持给万鬼之主用刑,因为这本来就不是我们来这个地方的目的。  叶默说:“我的意思是,何必让你犯险呢?我们直接把美玉扔到一个危险的地方不就行了吗?你不一定要亲自过去。”  无名一拍大腿:“岂止是危险?简直是危险之极。”  半个小时之后,我已经感觉不到寒冷了。叶默又拿出来两件干衣服帮我换上了。这衣服是叶默的,穿在我身上很大,我只好挽起袖子,扎起裤脚,看起来很滑稽。  无名幽幽的说:“我想到那个大秘密了。”

  我们几个对视了一眼,然后咬破手指,把血点在了壁画上面。我感觉到一阵眩晕,几秒钟后。我们已经站在壁画当中了。  无名幽幽的说:“我想到那个大秘密了。”

  无名说:“既然你能感应到其余的魂魄,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们,首领藏在哪?”  小钱在旁边说:“要不然你们扎一个纸人算了,用纸人替身代替你过去。”  我笑了一声:“又不是真的遇到危险,只是演一场戏而已。”  无名也有些失望的坐在石头上:“可惜。我怎么也想不起秘密的内容来。”  小钱有些庆幸的说:“还好,他们的关系只有我们知道,只要我们不说就可以了,半身佛还是我们这一边的。”  我一步步的试探着靠近万鬼之主,而他一脸奇怪的看着我,显然没弄明白我们在玩哪一出。

  无名笑着说:“当然是陪你聊聊天了,我们已经知道你和首领的关系了。”  小钱点了点头,显然对自己的想法颇为满意:“这里的万鬼之主虽然只有一缕魂魄,但是本领可不小,而且对你恨之入骨,你要是见了他,绝对的危险。”  小钱笑嘻嘻的说:“我这个办法其实很简单,你想啊……只有你遇到危险的时候。那块美玉才有反应,那我们就让你遇到危险不就可以了吗?”  小钱连连摇头:“寒潭太危险了,你一进去,就被冻住了,怎么在美玉上涂血?倒不如,让你遇见一只厉鬼,在万分紧急的时候,你把血涂在美玉上,不就可以了吗?”  万鬼之主仍然像以前一样,悠闲的坐在凳子上喝茶。他瞟了我们一眼,淡淡的说:“你们又来了?是打算把我放走了。还是来陪我聊天的?”

  无名没有坚持给万鬼之主用刑,因为这本来就不是我们来这个地方的目的。  我叹了口气说:“我们知道这个道理,红眼乌鸦当然也知道。为了争取他师兄入伙。他一定会在世上散布这个消息。到时候,半身佛还有的选择吗?”  小钱忽然说:“其实,我倒有一个办法。”  无名也有些失望的坐在石头上:“可惜。我怎么也想不起秘密的内容来。”  我摇了摇头:“那样……恐怕不行吧?我感觉骗不过我爸。”

  小钱点了点头,显然对自己的想法颇为满意:“这里的万鬼之主虽然只有一缕魂魄,但是本领可不小,而且对你恨之入骨,你要是见了他,绝对的危险。”  我惊讶的说:“那如果……如果红眼乌鸦从半身佛那里得到了秘密,大家是不是很危险?”

  我们都眼前一亮,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  叶默说:“距离他近一点也可以,但是你一定要给自己留下逃跑的时间。”  我心中一喜,也顾不上害羞了:“那个秘密是什么?”  无名一拍大腿:“岂止是危险?简直是危险之极。”  万鬼之主面不改色,仍然慢悠悠的说:“不能。”

  万鬼之主面不改色,仍然慢悠悠的说:“不能。”  小钱目瞪口呆:“这不是梁山好汉惯用的伎俩吗?”  无名嗯了一声:“是啊。现在半身佛已经带着红眼乌鸦逃走了。他们两个的关系已经被你们发现了。到时候,这个关系一旦被传扬出去,半身佛肯定会受到正派人士的排斥。那时候。他肯定会倒向红眼乌鸦那一边。”

  无名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诚恳,好像是在和万鬼之主商量似得,一点也不像是在威胁。  无名笑着说:“当然是陪你聊聊天了,我们已经知道你和首领的关系了。”  无名又说:“那如果我们给你用酷刑呢?不知道你能不能说出来。”  我一步步的试探着靠近万鬼之主,而他一脸奇怪的看着我,显然没弄明白我们在玩哪一出。  无名说:“具体的秘密是什么我已经忘了,但是我知道,一共有四五个人共同守卫着这个秘密。这四五个人中,有我,有你的父母,有半身佛,还有……还有谁来着?我给忘了,总之这秘密很重大,一旦被人发现了,天下苍生都要被捏在手里。”  好在小钱和无名都很自觉,没有说什么。当然,也有可能是叶默给他们使了眼色,不让他们乱说。

  无名笑着说:“当然是陪你聊聊天了,我们已经知道你和首领的关系了。”  我笑了一声:“又不是真的遇到危险,只是演一场戏而已。”  我又说:“那我们的情况是不是很紧迫?”  而万鬼之主笑了笑:“你如果觉得酷刑有用的话,尽管在我身上用一下。唉,如果酷刑又用,当年我早就被他们杀了。也不用被关在这个地方了。”  我无奈的说:“可是我无论怎么做,都无法把我爸唤醒。”  我有些担忧的看着小钱:“你不会想把我扔到寒潭里面吧?”

  我们几个对视了一眼,然后咬破手指,把血点在了壁画上面。我感觉到一阵眩晕,几秒钟后。我们已经站在壁画当中了。  小钱有些庆幸的说:“还好,他们的关系只有我们知道,只要我们不说就可以了,半身佛还是我们这一边的。”  我叹了口气说:“我们知道这个道理,红眼乌鸦当然也知道。为了争取他师兄入伙。他一定会在世上散布这个消息。到时候,半身佛还有的选择吗?”  无名一拍大腿:“岂止是危险?简直是危险之极。”  我有些担忧的看着小钱:“你不会想把我扔到寒潭里面吧?”

  我??地念叨着:“这里,我如果站在这里,万鬼之主忽然攻击我的话,我是可以逃到安全地带的。我或许应该再向前走一步……”

相关推荐
学长和我在卫生间里
睡在我下垮的英语老师
啊…不可以,好疼
公主大婚游戏
青梅竹马宠文
本站热点
美女视频黄频大全视频免费
不要在公厨房上我
国语自产视频在线
和妈妈一起去旅行住一间房
宝贝你可真是个小荡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