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小钱在旁边得意洋洋的说:“那是自然,我们修行人可以坐枯禅,不吃不动八九年,你们丨警丨察局这点问话手段。根本不在话下。”

  我对沈琅说:“张家人的案子,有眉目了吗?”  沉吟了一会之后,沈琅问叶默:“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

  我有些无奈的看着他,心想:“他是在孤立沈琅吗?是不是有点幼稚?”  沈琅看了我一眼,然后微笑着说:“好啊,我请你们吃饭。”  我有些无奈的看着小钱:“你到底是哪一伙的?”

  沈琅愣了一下,疑惑的说:“闯进丨警丨察局救人?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叶默把其中一个小人递给我:“这算是道符。你把它戴在身上,就可以伪装成马宝宝了。”  沉吟了一会之后,沈琅问叶默:“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

  我知道,再让小钱吹嘘下去的话,今天就不用谈事情了。于是打断了他的话,把九柳的事详细的向沈琅说了一遍。  小钱一脸不屑。趁机打击沈琅:“催眠算什么?催眠在我们修行人面前就是笑话。我们心志坚定,怎么会被催眠?”  沈琅仍然一脸微笑的看着他。  我不解的看着叶默:“你的道符好像不管用啊。”

  我有些无奈的看着小钱:“你到底是哪一伙的?”  沈琅仍然一脸微笑的看着他。  叶默看了我一眼,微笑着说:“看在轻雪的面子上,我就帮你一把。”  沈琅愣了一下,疑惑的说:“闯进丨警丨察局救人?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好在我很快克制住了我自己,在心里默念:“叶默是个小气鬼,千万别被他的表象骗了。叶默是小气鬼,千万别被表象骗了……”  我把道符装在兜里,然后拿出镜子照了照。里面的人仍然是我。

  好在我很快克制住了我自己,在心里默念:“叶默是个小气鬼,千万别被他的表象骗了。叶默是小气鬼,千万别被表象骗了……”第91节  我知道,再让小钱吹嘘下去的话,今天就不用谈事情了。于是打断了他的话,把九柳的事详细的向沈琅说了一遍。  我心里嘀咕:“怪了?我什么时候有这么大面子了?这家伙不会变着法想坑我吧?咦?不知道可不可以用面子免房租。”  小钱见自己的小计策没有打击到沈琅,也有点失望。然后说:“我们修行人修炼的极致,那当然是金刚不坏,谁也奈何不了,但是很显然,这两个张家人还没有到极致。所以你们严刑拷打,时间长了。他们是会说的。”

  我有些无奈的看着他,心想:“他是在孤立沈琅吗?是不是有点幼稚?”

  叶默笑了笑,淡淡的说:“看样子,两位对我的怨气不小啊。”  我听到这里,差点把一口粥喷出来。  看得出来。沈琅很想破案,所以对叶默答应出手很高兴。而小钱不失时机的催促他把饭钱结了。  我把道符装在兜里,然后拿出镜子照了照。里面的人仍然是我。  我知道,再让小钱吹嘘下去的话,今天就不用谈事情了。于是打断了他的话,把九柳的事详细的向沈琅说了一遍。

  我上前一步,热情的说:“要不要一块吃个早饭?”  沉吟了一会之后,沈琅问叶默:“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

  叶默说:“九柳虽然是修行人,但是也不敢公然带着十几个高手冲击丨警丨察局,那样的话,就是公然和政府做对了。到时候她会很麻烦。”  叶默冲我微微一笑,好看的脸上露出一幅高深莫测的样子来。让人感觉他出尘绝世。流露出让人向往的气质……  我有些无奈的看着小钱:“你到底是哪一伙的?”  我有些无奈的看着他,心想:“他是在孤立沈琅吗?是不是有点幼稚?”  我把道符装在兜里,然后拿出镜子照了照。里面的人仍然是我。  小钱在旁边得意洋洋的说:“那是自然,我们修行人可以坐枯禅,不吃不动八九年,你们丨警丨察局这点问话手段。根本不在话下。”

  叶默看了我一眼,微笑着说:“看在轻雪的面子上,我就帮你一把。”  小钱一脸不屑的样子:“琵琶骨都给人打断了,还有什么允许不允许的?”  好在我很快克制住了我自己,在心里默念:“叶默是个小气鬼,千万别被他的表象骗了。叶默是小气鬼,千万别被表象骗了……”  我清了清嗓子,对叶默说:“叶君子。那你有什么好办法,能够让张家人招供呢?”  小钱见自己的小计策没有打击到沈琅,也有点失望。然后说:“我们修行人修炼的极致,那当然是金刚不坏,谁也奈何不了,但是很显然,这两个张家人还没有到极致。所以你们严刑拷打,时间长了。他们是会说的。”  我有些无奈的看着小钱:“你到底是哪一伙的?”

  我对沈琅说:“张家人的案子,有眉目了吗?”  我在心里偷偷地念叨,叶默并没有察觉到,而是用他一贯懒洋洋的声音说:“用一根细针,扎在张家人的穴道上面,可以控制他们的思维,让他们说实话。”  叶默和小钱站在旁边,都没有说话,这两个人的眼睛一直在打转,不知道在想什么鬼主意。  我有些无奈的看着他,心想:“他是在孤立沈琅吗?是不是有点幼稚?”  沉吟了一会之后,沈琅问叶默:“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  “所以我猜,她多半会自己偷偷溜进来,我们只要把张家人看好了。她就没有办法。如果我们能趁机把她抓住的话,那就更好了。”

  叶默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和张天启斗嘴,而是为了观察这里的环境。看了一圈之后,他走出来,很满意的说:“九柳想要把人从这里就走,需要一点时间。这点时间也够了。”

相关推荐
快穿黑化男主h
男朋友叫我把腿抬高一点
篮球巨星姚明怎么了
免费可以看污APP
爸比和我边写作业边干
本站热点
快穿精精味之h
心机深的女人面相
啊英语老师的胸好软
男子监狱陆痕白倩倩
世界上哪里美女最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