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娘显然熟悉这竹竿敲地的声音,声音有些发抖,又是喊道:“弟弟,事情差不多了。咱们走吧。我不愿意再见到这个怪物……连他的声音都不愿意听到。”  我讶异不已,这瞎子竟然认识娘,他口中的孩子,定然是我了。

  孟竹平静地说道:“雨太大,所以来晚了。曾家主,听你说话,呼吸之间有些怪异,莫不是中了蛊毒!”  老古又往前面走了几步,就在快速第三重祠堂的时候,隐隐有道蓝光冒出。老古被蓝光逼迫,后退了两步,眉头一皱,道:“这有个封印,应该是提防僵尸靠近的。”正是因为有这封印的存在,所以远远看过来,并不能看到神龛灵位上的名字。  少年说:“到了曾家祠堂,里面有不少人。”  孟竹捏住竹竿,捏得很紧,显然已经是生气,他突然抬起了黑竹,打在少年的背后,叫道:“你也是瞎子吗,带我去见曾家主。”

  老古有些激动,喊道:“我等了一晚上,终于听到你说这句话。”  祠堂忽然变得安静下来。萧关与老古快速退了回来,长辫子守在我身边。竹竿敲地面的声音伴随着骤雨声传来,在寂寥的夜色中格外地明显,仿佛黑夜里的断魂之声。此刻前来,就是为了夺人命。断人魂。  就在这时,祠堂外的雨中传来了竹竿敲地的声音,声音很有节奏感,由远而近,就在耳边响起。娘的脸色忽然大变,喊道:“萧宁!弟弟!老古,咱们快些离开这里……”

  孟竹捏住竹竿,捏得很紧,显然已经是生气,他突然抬起了黑竹,打在少年的背后,叫道:“你也是瞎子吗,带我去见曾家主。”  萧关表情微微有些凝固,道:“瞎子,你有些本事,竟然被你识破。”  萧关忽然喊道:“老古,咱们再往往前面走几步!”  萧关忽然喊道:“老古,咱们再往往前面走几步!”  祠堂忽然变得安静下来。萧关与老古快速退了回来,长辫子守在我身边。竹竿敲地面的声音伴随着骤雨声传来,在寂寥的夜色中格外地明显,仿佛黑夜里的断魂之声。此刻前来,就是为了夺人命。断人魂。

  孟竹说:“虫王并没有自己用自己的蛊虫,而是控制曾家主自己随身带着的蛊虫。曾家主身上蛊虫悄然钻入他体内,所以以为他会觉得虫王的手段神不知鬼不觉。其实只是控蛊术的一种,没想到虫王掌握到如此惊人的程度,连养蛊本人都不知道。”  萧关笑道:“算清楚我姐姐的事情,还有一件事情咱们要算一算,你别着急!而且,你很不老实。”曾家家主脸色愈发难堪。  老古又往前面走了几步,就在快速第三重祠堂的时候,隐隐有道蓝光冒出。老古被蓝光逼迫,后退了两步,眉头一皱,道:“这有个封印,应该是提防僵尸靠近的。”正是因为有这封印的存在,所以远远看过来,并不能看到神龛灵位上的名字。  终于。那竹竿敲地的声音靠近,停在祠堂破门前。我看了过去,是一个带着斗笠的瞎子,手上拿着一根竹竿。旁边跟着一个年幼的少年,少年背着一个黑包,却没有打伞,也没有戴斗笠,全身都被雨水湿透,黑灰色衣服完全湿透,少年眼眸漆黑,却没有太多的感情。  萧关笑道:“算清楚我姐姐的事情,还有一件事情咱们要算一算,你别着急!而且,你很不老实。”曾家家主脸色愈发难堪。

第187节  娘显然熟悉这竹竿敲地的声音,声音有些发抖,又是喊道:“弟弟,事情差不多了。咱们走吧。我不愿意再见到这个怪物……连他的声音都不愿意听到。”  瞎子姓孟,叫做孟竹,身上被雨水淋湿,陈旧破烂的灰衣上,散发出阴森的气息。他的双眼位置有着很明显的伤疤,深深地凹下去,双眼是被人挖掉的,脸上疙瘩不平,皮肤显得黝黑,是那种行走江湖算命瞎子的固有特征。池亚每血。  娘咬着牙关,脸色苍白,没有马上回答,隐忍许久,才说道:“孟竹,原来还没死,真让人失望。”  萧关也是说道:“姐姐,以前我太忙。没有能够照顾你,现在我把缠绕你十几年的梦魇彻底撕碎。”

  孟竹捏住竹竿,捏得很紧,显然已经是生气,他突然抬起了黑竹,打在少年的背后,叫道:“你也是瞎子吗,带我去见曾家主。”  萧关笑道:“算清楚我姐姐的事情,还有一件事情咱们要算一算,你别着急!而且,你很不老实。”曾家家主脸色愈发难堪。

  黑竹十分坚硬,打在身上必定很痛,少年好像习惯了一样,并没有叫出来,而是将黑竹拉着,往前面走去,停在曾家家主身边。  老古黑袍一展,祠堂的破门风吹来,鼓荡着老古的身子。萧关快速冲了上前,从曾家家主面前穿过,老古也跟着冲上前。  瞎子姓孟,叫做孟竹,身上被雨水淋湿,陈旧破烂的灰衣上,散发出阴森的气息。他的双眼位置有着很明显的伤疤,深深地凹下去,双眼是被人挖掉的,脸上疙瘩不平,皮肤显得黝黑,是那种行走江湖算命瞎子的固有特征。池亚每血。  萧关表情微微有些凝固,道:“瞎子,你有些本事,竟然被你识破。”

  娘咬着牙关,脸色苍白,没有马上回答,隐忍许久,才说道:“孟竹,原来还没死,真让人失望。”

  孟竹捏住竹竿,捏得很紧,显然已经是生气,他突然抬起了黑竹,打在少年的背后,叫道:“你也是瞎子吗,带我去见曾家主。”  我看得出娘的身体在发抖,嘴唇有些发白,她极力控制自己的身体,不然发抖得太过明显。看来这个瞧着竹竿的人,乃是一个十分厉害的人,是一个怪物。  这声音很平淡,显得十分普通,就是个普通老人的声音。可娘听了这声音,不由地颤抖,喊道:“宁儿,靠在娘的身边来,靠过来。”  终于。那竹竿敲地的声音靠近,停在祠堂破门前。我看了过去,是一个带着斗笠的瞎子,手上拿着一根竹竿。旁边跟着一个年幼的少年,少年背着一个黑包,却没有打伞,也没有戴斗笠,全身都被雨水湿透,黑灰色衣服完全湿透,少年眼眸漆黑,却没有太多的感情。  我原本一直站在长辫子身边,站在僵尸的外围,听了娘的声音,忙穿过守着娘的僵尸,站在娘的身边。  孟竹动了动黑竹,少年知道孟竹的想法,冰冷地说道:“曾先生,你把手伸出来。”曾家家主依言把右手伸出。少年将黑竹的一头放在曾家家主的右手脉搏上。黑竹一头沾满了泥水,曾家家主毫不在意这一些。

  萧关笑道:“算清楚我姐姐的事情,还有一件事情咱们要算一算,你别着急!而且,你很不老实。”曾家家主脸色愈发难堪。  萧关笑着说:“老古,他叫你不要走。”  孟竹说:“虫王并没有自己用自己的蛊虫,而是控制曾家主自己随身带着的蛊虫。曾家主身上蛊虫悄然钻入他体内,所以以为他会觉得虫王的手段神不知鬼不觉。其实只是控蛊术的一种,没想到虫王掌握到如此惊人的程度,连养蛊本人都不知道。”  瞎子忽然喊道:“萧小姐,多年不见,没想到咱们又见面了,孩子应该很大了吧。”  瞎子姓孟,叫做孟竹,身上被雨水淋湿,陈旧破烂的灰衣上,散发出阴森的气息。他的双眼位置有着很明显的伤疤,深深地凹下去,双眼是被人挖掉的,脸上疙瘩不平,皮肤显得黝黑,是那种行走江湖算命瞎子的固有特征。池亚每血。  我看得出娘的身体在发抖,嘴唇有些发白,她极力控制自己的身体,不然发抖得太过明显。看来这个瞧着竹竿的人,乃是一个十分厉害的人,是一个怪物。

  萧关也是说道:“姐姐,以前我太忙。没有能够照顾你,现在我把缠绕你十几年的梦魇彻底撕碎。”  孟竹阴冷地一笑,说道:“萧小姐,世界如此美好,你为何咒语我去死呢,这样不好。风雨交加的夜晚,明早必定彩霞满天,人生还是充满希望,你不该诅咒我死去的。”  孟竹捏住竹竿,捏得很紧,显然已经是生气,他突然抬起了黑竹,打在少年的背后,叫道:“你也是瞎子吗,带我去见曾家主。”  萧关表情微微有些凝固,道:“瞎子,你有些本事,竟然被你识破。”

第187节

相关推荐
一道本无吗dⅤd更新
腿张开点就不会疼了
你就可尽的弄我们娘俩
来吗,,,在用力一点点
过年被家里亲戚插了
本站热点
让儿子试了一下
重重的撞向她最敏感那点
小东西你下面好敏感
宝贝真乖水这么多还说不要
用文字把我弄湿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