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凌雪瞪了杨辰一眼,道;“废话,既然买了,不去住难道等着生灰尘啊,趁着现在是周末,有时间可以搬过去,不过的话,万一公司有签了什么业务,又没有时间了。”

  做完这一切,杨辰不禁长吁了一口气,然后转过头看向了赵老,道:“他没事了,现在这个时候,千万别让任何人碰他,否则容易出现意外。”

  刚一打开房门,只见凌雪和杨晴正在厨房是摆弄着铲子,稍稍顿了一下,杨辰挠了挠头,再次回到了房间里。

  杨辰顿了一下,心底虽然有些郁闷,但还是没说什么,显然凌雪这是为了杜绝上次发生的那种事情,毕竟住在同一个套房里面会有一些不方便,上次那个事情就能说明问题。

  杨辰在更衣室待了十分钟左右,稍微吸收了点能够勉强运转透视眼的真气之后,这才离开了更衣室。

  但他换好衣服出去的时候,凌雪和杨晴已经把午饭弄好了,杨辰转过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再次回到了餐桌上,开始慢条斯理的吃起饭来。

  “这么快就住进去啊?明明昨天才签好的合同。”杨辰有些诧异。

  很快,张钱胸前的经脉就像是原本干枯的河流,然后突然上流放水,再次填满。

  “动手!”

  凌雪这才放下手中的菜刀,然后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哼了一声,道:“这还差不多。”

  刚一打开房门,只见凌雪和杨晴正在厨房是摆弄着铲子,稍稍顿了一下,杨辰挠了挠头,再次回到了房间里。

  而另一边赵老也完成了穴位的对应。

  这个结果,让他稍微顿了顿,然后这才来到卫生间开始洗澡洗漱。

  稍稍的整理一番之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随后杨辰有带着凌雪去了一趟红海商场,换置了一些床上用品,还有生活用品,便再次回到了别墅里。

  而另一边赵老也完成了穴位的对应。

  “没事,走吧,先回去再说。”杨辰摆了摆手,勉强的笑了笑。

  杨辰见张钱恢复的差不多之后,便拔掉了银针,而这时,他唯一还在制成透视眼运转的真气,也消耗殆尽了。

  稍稍的顿了一下,杨辰强忍着困意,不过运转了两圈馨竹功之后,便到头睡着了。

  稍稍的顿了一下,杨辰强忍着困意,不过运转了两圈馨竹功之后,便到头睡着了。

  杨辰嘴角勾起一个奇怪的笑容,他略带古怪的笑了笑,心道,这些都是我自创的,没见过就正常了,因为我也是第一次见。

  杨辰在更衣室待了十分钟左右,稍微吸收了点能够勉强运转透视眼的真气之后,这才离开了更衣室。

  杨辰低喝一声,李木子顿时反应过来,然后拿着两枚银针,像是打针一下,小心谨慎又快准狠,仅仅是几个呼吸间,便将一些做好。

  杨辰见张钱恢复的差不多之后,便拔掉了银针,而这时,他唯一还在制成透视眼运转的真气,也消耗殆尽了。

  杨辰见张钱恢复的差不多之后,便拔掉了银针,而这时,他唯一还在制成透视眼运转的真气,也消耗殆尽了。

  这是杨辰在即将睡着的最后一刻脑子里的想法。

  杨辰嘴角勾起一个奇怪的笑容,他略带古怪的笑了笑,心道,这些都是我自创的,没见过就正常了,因为我也是第一次见。

  第二天,杨辰直接睡到了晌午,他很久没有睡过这么长时间的觉了,自从有了馨竹功,正常人要睡八个小时,他只需要四个小时,就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精神抖擞的。

  而另一边赵老也完成了穴位的对应。

  然后在杨辰真气的引导之下,经脉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弥补起来。

  第二天,杨辰直接睡到了晌午,他很久没有睡过这么长时间的觉了,自从有了馨竹功,正常人要睡八个小时,他只需要四个小时,就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精神抖擞的。

  杨辰耸了耸肩,嘿嘿笑了笑,然后便开始了这个套房的收拾,不过别的不说,这套房还真是大,足足有五个房间,装饰十分豪华,将不少东西都收拾好了之后,杨辰等人便离开了这个套房。

  随后杨辰再次将那枚银针灌注了真气,重新插回了原来的穴位,霎时,精气就被引进了经脉当中。

  随后杨辰一根根的银针拔了又插回去。

  随后,他盘腿坐在床上,运转起了馨竹功还有透视眼,随后,杨辰惊奇的发现,自身的真气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水平线,甚至还比之前多了一些。

  杨辰见张钱恢复的差不多之后,便拔掉了银针,而这时,他唯一还在制成透视眼运转的真气,也消耗殆尽了。

  人生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与白发送了黑发,何况,他还只有张钱这么一个儿子,但是现在杨辰却把他的儿子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这是份恩情。

  而凌雪和杨晴两人则是两了二楼,二楼才是主卧,但是一楼也有三四个房间。

  场面有些和谐,并没有人说话,就是简单的吃个中午饭,吃完饭之后,凌雪转过头看向了杨辰,道:“吃完了没有,吃完了咱们就去买生活用品,还有这个套房的东西也得清理掉。”

  这是杨辰在即将睡着的最后一刻脑子里的想法。

  杨辰嘴角勾起一个奇怪的笑容,他略带古怪的笑了笑,心道,这些都是我自创的,没见过就正常了,因为我也是第一次见。

  他揉了揉有些昏沉的脑袋,然后从床上站了起来,穿上衣服后,杨辰这才的打开房门。

  “动手!”

  他揉了揉有些昏沉的脑袋,然后从床上站了起来,穿上衣服后,杨辰这才的打开房门。

  稍稍的顿了一下,杨辰强忍着困意,不过运转了两圈馨竹功之后,便到头睡着了。

  稍稍的顿了一下,杨辰强忍着困意,不过运转了两圈馨竹功之后,便到头睡着了。

  这是杨辰在即将睡着的最后一刻脑子里的想法。

  随后,杨辰一等人直接来到了红海别墅,找到自己的别墅之后,杨辰将车停好,然后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偌大的别墅,装饰繁华,让人眼前一亮。

  而此刻的手术室门口,张刚已经急出病来了,但是恰时赵老出来了,他跟张刚说明了情况,顿时他便喜极而泣。

  做完这一切,杨辰不禁长吁了一口气,然后转过头看向了赵老,道:“他没事了,现在这个时候,千万别让任何人碰他,否则容易出现意外。”

  随后,杨辰将银针全部返回了针盒里,这才离开手术室,脱掉手术服之后,杨辰稍稍运转了一下馨竹功,然后稍稍沉默了起来。

  人生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与白发送了黑发,何况,他还只有张钱这么一个儿子,但是现在杨辰却把他的儿子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这是份恩情。

  经过一系列摆弄之后,凌雪拍了拍手,然后朝着杨辰说道:“从今天起,楼上是我们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上楼!”

  随后,杨辰调动了全身的真气,全部灌注在手上的这一枚银针上面,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直接插在了张钱的主心脉上。

  随后杨辰再次将那枚银针灌注了真气,重新插回了原来的穴位,霎时,精气就被引进了经脉当中。

  “杨小友当之无愧神医之名啊,这种手法,我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赵老有些怅然的叹道。

  “真气不够,还真是一件头疼的事情啊。”

  而另一边赵老也完成了穴位的对应。

  而这栋别墅,加上精装,市场价绝对在八百万左右,毕竟占地面积没那么大,没有那些土豪的那么夸张,但是舒适度,丝毫不比那些土豪的强。

  随后杨辰一根根的银针拔了又插回去。

  “我靠。凭……”杨辰凭字刚说完,就停顿了一下,然后急忙换上另外一幅样子,道:“一切都听你的,我比较喜欢住在一楼,二楼什么的,懒得爬楼梯……嘿嘿,懒的爬楼梯。”

第116节

  场面有些和谐,并没有人说话,就是简单的吃个中午饭,吃完饭之后,凌雪转过头看向了杨辰,道:“吃完了没有,吃完了咱们就去买生活用品,还有这个套房的东西也得清理掉。”

  经过一番打扫还有整理之后,杨辰十分满意的坐在沙发上,然后看着眼前这一块超级超级大的液晶电视,还有各种装饰豪华的地方,

  人生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与白发送了黑发,何况,他还只有张钱这么一个儿子,但是现在杨辰却把他的儿子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这是份恩情。

相关推荐
网站空间
篮球队的体育生纯H
无地着陆by肉丁
宝贝尿出来,我要喝
男男性事描写
本站热点
污小说总裁整夜没拔出
监控是哪一年有的
我穿着裙子坐男友上面
皇上你的好大快抽出来
np文超级肉一女多男(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