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青年看起来很傲气,对于林峰一行人眼神里充满了不屑。这神情就差嘴上说出来了。不过这个家伙的确有傲气的资本,最起码从他的太阳x`ue 隆起程度来看,内劲修为就超过了林峰。

  普圆看了消失的宁致一眼,随后又看了看空荡荡的裤腿,陷入了沉思。

  “那这一关坚持最久的人坚持了几天?”林峰连忙问道。

  “几天?”宁致笑了笑。“最多的坚持了十二个小时。”

  “嗯!”林峰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如果是以前有人和他说有这么玄奥的地方,林峰一定会嘲笑他想象力过于丰富,看多了之类的。

  “第三关就不用说了。只要拳头够硬就行了。呃!”不用看都知道是法相这个家伙。此时他的瞳孔都有些涣散,显然是要醉倒了。毕竟就在刚才宁致介绍的功夫,他又干了两碗。

  “如果超过了七天怎么办。”法相憨厚的问道。

  “机缘?指的是什么?”林峰有些疑惑,佛家最讲机缘不错,但是机缘这么神秘的东西能比?

  说完侧身,对着那个老道士睡到。“这位是白云观的清闲道人。这位是他的爱徒凌霄子。”

  虽然这些人从小修炼内劲,必然比林峰的内劲修为深厚,但是比试时候的随机应变以及招数运用绝对与林峰不可相提并论。

  不过内劲修为这东西只不过是苦修得来的罢了,如果真要靠修为比胜负的话大家就站着憋内劲好了,谁撑不住谁输!多简单。对此林峰很是不在乎。

  普圆看了消失的宁致一眼,随后又看了看空荡荡的裤腿,陷入了沉思。

第201节

  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头发花白,梳着道冠,手里拿着浮尘,一副高人做派。身后跟着一个俊美朗目,看起来年龄不大的青年。

  “不错,就是在无名洞内。这一点告诉你们也无妨!”普圆想都没想直接说了出来。

  很快,众人来到了大明言寺的后山。这里已经是荒凉的山区,估计除了和尚意外都不会有第二种人会来。毕竟这里荒凉的连草都没有正常人的手掌那么高。

  广志大师看起来慈眉善目,与宁致客气一番之后做好。

  想到这,林峰仔细的看了两眼清闲道人。清闲道人脾气很好,看到林峰没有剃度显然是有一点诧异。不过还是含笑点了点头。

  普圆哈哈一笑。“之所以设定七天是因为当初天资最高的那位才进去七天而已。其他人差不多有三天五天的就够了。可惜,那个人英年早逝啊!”说到这,普圆有些惆怅,如果那人活着,自己应该叫他师叔吧!

  虽然这些人从小修炼内劲,必然比林峰的内劲修为深厚,但是比试时候的随机应变以及招数运用绝对与林峰不可相提并论。

  青年看起来很傲气,对于林峰一行人眼神里充满了不屑。这神情就差嘴上说出来了。不过这个家伙的确有傲气的资本,最起码从他的太阳x`ue 隆起程度来看,内劲修为就超过了林峰。

  说完侧身,对着那个老道士睡到。“这位是白云观的清闲道人。这位是他的爱徒凌霄子。”

  “我们就先回去了。准备明天的比试了。”宁远站起身。“老伙计,如果不顺心就出去走走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倒是凌霄子看到林峰看过来,很是不屑的冷哼一声。仿佛与林峰对视都是玷污了他的眼睛一般,骄傲的如同动物园里的孔雀。林峰只是心底笑了笑。以他的身份地位还犯不着和小孩纸置气。当下收回目光,看向了观真。

  第二天一早,林峰一行人便被小沙弥叫起。领着他们走到了大雄宝殿。大明言寺与法严寺的古朴不同,整个寺庙给人一种大气明亮的感觉。

  “那这一关坚持最久的人坚持了几天?”林峰连忙问道。

  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头发花白,梳着道冠,手里拿着浮尘,一副高人做派。身后跟着一个俊美朗目,看起来年龄不大的青年。

  观真年纪虽然大了,但是嗓音很洪亮。“给为远道而来,贫僧正好给各位道友介绍一下。”

  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头发花白,梳着道冠,手里拿着浮尘,一副高人做派。身后跟着一个俊美朗目,看起来年龄不大的青年。

  观真年纪虽然大了,但是嗓音很洪亮。“给为远道而来,贫僧正好给各位道友介绍一下。”

  观真年纪虽然大了,但是嗓音很洪亮。“给为远道而来,贫僧正好给各位道友介绍一下。”

  “如果超过七天,是不是大会一直等着那个人出来才继续进行?”林峰眼光一闪,开口问道。

  “不错!”宁致面色有些凝重。“的确是十二个小时。在悟道石之前有一种奇怪的威压,呆的时间越长威压就越足。只有能领悟悟道石上的内容才能坚持更长的时间。所以才有了悟性这一说。”

  倒是凌霄子看到林峰看过来,很是不屑的冷哼一声。仿佛与林峰对视都是玷污了他的眼睛一般,骄傲的如同动物园里的孔雀。林峰只是心底笑了笑。以他的身份地位还犯不着和小孩纸置气。当下收回目光,看向了观真。

  “几天?”宁致笑了笑。“最多的坚持了十二个小时。”

  “据说里面的武功出神入化,甚至有些失传的绝学。不过一个人只能进去一次。我的《睡梦罗汉功》就是曾经在地藏寺的藏机阁得到的。”宁致在一旁开口补充,听得法相眼睛都开始冒光。

  普圆哈哈一笑。“之所以设定七天是因为当初天资最高的那位才进去七天而已。其他人差不多有三天五天的就够了。可惜,那个人英年早逝啊!”说到这,普圆有些惆怅,如果那人活着,自己应该叫他师叔吧!

  想到这,林峰仔细的看了两眼清闲道人。清闲道人脾气很好,看到林峰没有剃度显然是有一点诧异。不过还是含笑点了点头。

  不过内劲修为这东西只不过是苦修得来的罢了,如果真要靠修为比胜负的话大家就站着憋内劲好了,谁撑不住谁输!多简单。对此林峰很是不在乎。

  虽然这些人从小修炼内劲,必然比林峰的内劲修为深厚,但是比试时候的随机应变以及招数运用绝对与林峰不可相提并论。

  “不错,就是在无名洞内。这一点告诉你们也无妨!”普圆想都没想直接说了出来。

  第二天一早,林峰一行人便被小沙弥叫起。领着他们走到了大雄宝殿。大明言寺与法严寺的古朴不同,整个寺庙给人一种大气明亮的感觉。

  很快,众人来到了大明言寺的后山。这里已经是荒凉的山区,估计除了和尚意外都不会有第二种人会来。毕竟这里荒凉的连草都没有正常人的手掌那么高。

  “什么?十二个小时?”林峰惊讶的说道。

  在大殿上,林峰又看到了那个伽楞寺的洪如。洪如看到他们进来不屑的冷哼一声,转过头。随后又看到了地藏寺的广志大师。

  “据说里面的武功出神入化,甚至有些失传的绝学。不过一个人只能进去一次。我的《睡梦罗汉功》就是曾经在地藏寺的藏机阁得到的。”宁致在一旁开口补充,听得法相眼睛都开始冒光。

  在大殿上,林峰又看到了那个伽楞寺的洪如。洪如看到他们进来不屑的冷哼一声,转过头。随后又看到了地藏寺的广志大师。

  普圆看了消失的宁致一眼,随后又看了看空荡荡的裤腿,陷入了沉思。

  “第一轮是机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会在大明言寺的无名洞内吧!”宁致说完看了一眼普圆。

  “如果超过了七天怎么办。”法相憨厚的问道。

  “不错!哈哈”普圆很快摆脱伤感。“你们两个小家伙还很有信心嘛!”

第201节

  普圆哈哈一笑。“之所以设定七天是因为当初天资最高的那位才进去七天而已。其他人差不多有三天五天的就够了。可惜,那个人英年早逝啊!”说到这,普圆有些惆怅,如果那人活着,自己应该叫他师叔吧!

  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头发花白,梳着道冠,手里拿着浮尘,一副高人做派。身后跟着一个俊美朗目,看起来年龄不大的青年。

  青年看起来很傲气,对于林峰一行人眼神里充满了不屑。这神情就差嘴上说出来了。不过这个家伙的确有傲气的资本,最起码从他的太阳x`ue 隆起程度来看,内劲修为就超过了林峰。

  想到这,林峰仔细的看了两眼清闲道人。清闲道人脾气很好,看到林峰没有剃度显然是有一点诧异。不过还是含笑点了点头。

  广志大师看起来慈眉善目,与宁致客气一番之后做好。

  “既然大家都到齐了,我们就动身吧!这一次不知道需要几日,但愿再有奇才出现吧!”说完观真引着众人走了出去。

  “不错,就是在无名洞内。这一点告诉你们也无妨!”普圆想都没想直接说了出来。

  大明言寺的方丈法号观真,看年纪就是和释觉是一个辈分,不过观真的眉毛很长,倒垂而下,一眼就让林峰响起了电视剧天龙八部里的扫地僧。

  直到自己接触才知道,在华夏,神秘的事物很多,只不过被人掩盖起来,免得惊世骇俗。

  “机缘?指的是什么?”林峰有些疑惑,佛家最讲机缘不错,但是机缘这么神秘的东西能比?

相关推荐
小腹也被撑出了形状
为了生活被老外撕裂
学长疯狂要了我
美好而刺激的三人行
美女让男人剪她的衣服
本站热点
老杨白敏全文免费阅读
一个搞我一个吃我奶
给她两片花瓣涂药
爱如潮水:妈妈的爱()
任你懆视频这里只有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