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其实玩女人,我不屑于下药之类的。第一次给何秋凝下药,是黄安浩的主意,是他帮忙牵线搭桥,找到了他舅舅,帮了我父亲一忙,他的条件是,让我把何秋凝弄到手交给他,那算两清了,为了还人情,只能出此下策。”

  “楠哥那些人的意思是让阿雄接,因为最近阿雄做这行做的风生水起,只是我觉得这家伙有了一点钱后太狂了,并不想交给他做,前天下午,大家坐在一起商议的时候,我提了一下让你接,你想不想?”

  打铁还需自身硬。

  “这个我不能让着你了,是个男人的话,公平竞争呗。”龚元恺无所谓的回道。

  “姐,我也闲的无聊,带我一起去呗?”我凑了去,“当然,要是你去约会,那我不去当电灯泡了。”

第121节

  “对了,还有件事。”我都走到门口了,又转身看向龚元恺:“何秋凝的那边,你不会再打什么主意了吧?”

  “让阿雄接吧。”我突然说道。

  当然,现在也没有说我有十足的把握拿下来,阿雄也想要呢。

  “恺哥真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佩服佩服。”我笑了起来。

  “你现在打的什么主意我还不知道?你以前说我虚伪,其实你自己也是虚伪到极点,主动说把赌场让给我,要是我去接,那些大佬怎么看?他们会认为你大度,反而认为我小肚鸡肠。我不去接呢?那不是正好你下怀?我他吗不管怎么做,都让你占了便宜。”龚元恺没好气的骂了起来。

  “希望下次可没有那种下三滥手段,不然何秋凝出事的话,大家鱼死破。”我撂下这句狠话,离开了金悦夜总会。

  “谁想要给谁去。”我耸耸肩,站了起来,“既然你不要赌场了,可别后悔啊。”

  等到梦姐把货脱手,至少我还能分不少,算还六十多万给冯淑芬,我应该也还有不少的余钱,第一次觉得心里踏实了。

  “这也不能这么算,本来大家都打算把良哥的生意平分了,但这么多人分,最后能分到的没有多少了。没多少钱,又还得花心思去打理,大家这才想着让出来。而且,你要清楚一点,算分走了四成的利润,你也还有六成,总之前去找良哥拿货赚的更多吧?”龚元恺没好气的说道。

  别人不服气,要搞你。

  “行,那带我了。”

  何秋凝还是矜持的那种女生,算心里确实对龚元恺有些好感,但也不会直接承认。

  “行了,也别跟我玩这种欲情故纵的把戏,你知道我的底,我也知道你是什么料,要不是我拿捏着你的把柄,你压根不会跟我这么客气,心里巴不得把我弄死。”龚元恺沉声道。

  “嗯,好好把赌场的放贷经营起来,这也是一笔不错的收入,现在我们不缺钱了。”我笑道。

  “接管你叔叔的生意?”我好道。

  “哦?何老弟把赌场还给我?”龚元恺带着促狭的笑容看着我。

  我草,龚元恺那牲口,我刚从他那边过来,前脚刚走,后脚他约了何秋凝?何秋凝好像还答应了。

  “姐,我也闲的无聊,带我一起去呗?”我凑了去,“当然,要是你去约会,那我不去当电灯泡了。”

  “对了,还有件事。”我都走到门口了,又转身看向龚元恺:“何秋凝的那边,你不会再打什么主意了吧?”

  龚元恺摇了摇头,“做生意嘛,贵在精,做好一门生意行了。干嘛还要去做的那么杂?”

  “谁想要给谁去。”我耸耸肩,站了起来,“既然你不要赌场了,可别后悔啊。”

  “那恺哥到底是接呢还是不接?”我也没生气,继续问道。

  我低头沉思了一下,似乎也是这个道理。但想到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还要分给那些大佬四成,蛋都碎了。

  我低头沉思了一下,似乎也是这个道理。但想到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还要分给那些大佬四成,蛋都碎了。

  我说不用那么不爽,能爬去固然好,但爬的太快,根基没有稳固也不是什么好事。我们满打满算到现在也才出道不到半年时间,得到的东西已经很多了。

  等到梦姐把货脱手,至少我还能分不少,算还六十多万给冯淑芬,我应该也还有不少的余钱,第一次觉得心里踏实了。

  太嚣张的人,活不长。

  太嚣张的人,活不长。

  “让我接?”我一愣,这家伙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了?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而且,我们也没有那么多人手去接,手底下没几个厉害的打手,以后出事了怎么办?现在我们能用的只有黄玖和黄释,我根本不知道他们会什么时候离开了。

  “怎么沉淀?”猴子问道。

  “哪有约会啊?”何秋凝不好意思的回道。

  等到梦姐把货脱手,至少我还能分不少,算还六十多万给冯淑芬,我应该也还有不少的余钱,第一次觉得心里踏实了。

  “姐,我也闲的无聊,带我一起去呗?”我凑了去,“当然,要是你去约会,那我不去当电灯泡了。”

  “这是我的事情,无需恺哥多关心了,公平竞争可以,但你可别使什么下三滥的手段。”

  “接管你叔叔的生意?”我好道。

  “那恺哥到底是接呢还是不接?”我也没生气,继续问道。

  “恺哥,现在你也出来了,之前我跟你确实也有些过节,但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为了表达我的歉意,那两个赌场物归原主。”我一脸诚意的说道。

  “你他娘才是蛔虫。”

  我草,龚元恺那牲口,我刚从他那边过来,前脚刚走,后脚他约了何秋凝?何秋凝好像还答应了。

  何秋凝还是矜持的那种女生,算心里确实对龚元恺有些好感,但也不会直接承认。

  太嚣张的人,活不长。

  回去的时候,猴子听说我把良哥的位置都推掉了,抱怨了一路。他说这可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还是地位的问题,良哥之前可是跟楠哥那些人平起平坐的,要是我接过来,地位继续往爬了一个层次,现在全便宜阿雄了。

  “这是我的事情,无需恺哥多关心了,公平竞争可以,但你可别使什么下三滥的手段。”

  麻痹的,我不要施舍的,算想要,到时候抢过来,赚多少是多少,一分都不给那些老王八蛋。还有,阿雄那边,连龚元恺都说他张狂了,看来这家伙确实嚣张起来了,让他自取灭亡吧。

  这假期,我准备好好沉淀一下自己。

  “你……”

  “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我正色道。

  “你现在打的什么主意我还不知道?你以前说我虚伪,其实你自己也是虚伪到极点,主动说把赌场让给我,要是我去接,那些大佬怎么看?他们会认为你大度,反而认为我小肚鸡肠。我不去接呢?那不是正好你下怀?我他吗不管怎么做,都让你占了便宜。”龚元恺没好气的骂了起来。

  龚元恺摇了摇头,“做生意嘛,贵在精,做好一门生意行了。干嘛还要去做的那么杂?”

  龚元恺摇了摇头,“做生意嘛,贵在精,做好一门生意行了。干嘛还要去做的那么杂?”

  “当然,不管你们谁接,有一个条件是,拿出四成的利润给这些大佬喝茶。”

  而且,我们也没有那么多人手去接,手底下没几个厉害的打手,以后出事了怎么办?现在我们能用的只有黄玖和黄释,我根本不知道他们会什么时候离开了。

  “拿一些吧,算是给兄弟们赚点外快。”

  龚元恺有些惊愕,“你脑子进水了吧?我他娘的都帮你说话了,你居然还不要?”

  打铁还需自身硬。

  “哪有约会啊?”何秋凝不好意思的回道。

  虽然现在是合作,但我对他也没生出什么好感来,反而对他的印象越来越差,已经把他列为了一个危险分子的名单。

相关推荐
黑黑的肥岳
喜马拉雅配音兼职怎么做
我跟自己的儿子做了
一夜六次疼到让你下不了床
不要太多了太大了
本站热点
将军抱着边走边吸
巨肉np车站
书记跨下的警花
在公司两个老外轮流照顾我
孩子你慢慢来语句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