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吴三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冷笑道:“你懂个屁,要是没发生点事,刚刚上去那三个兄弟为什么没有动静?”

  吴三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慢离开了一楼大厅,慢慢走上了二楼。

  而之前那两个大汉,已经来到了房门前,正当他们要打开房门的时候,肩膀上不知不觉中已经搭上了一把短刃,定住了两个人的脖子。

  稍稍停顿了一下,一抹冷汗从吴三的额头上滑落,他咽了口唾沫,然后才道:“是高勇直接下的命令,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方少的意思。”

  吴三感受着这个杨辰身上发出的气势,顿时楞了一下,在她的感觉中,似乎只要自己轻举妄动一下,就会被对方毫不犹豫的杀死。

  “得,偶像不偶像的事情,下次再说,你姐都快急死了。”杨辰淡淡笑道。

  不多时,吴三来到了三楼大厅,之间大厅里空无一人,而且地上还散落着断开的绳子,这令他心中一秉,正当他想说话呼唤一楼的人的时候,一把短刀直接定在了他的脖子上。

  杨辰没有跟他们废话,将短刃收了起来,然后直接敲在了他脖子上的穴位,然后直接敲昏了过去。这次杨辰下手重了一些,因为杨辰之前怕把他们直接敲死了,所以下手并没有太狠,但是来回不过十分钟,便有两三个人醒了过来。

  这中年男子被吴三斥责了一番,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他还是强忍着怒火,淡淡说道:“兴许他们也心痒痒了,在房间里快活也说不定呢?”

  而此刻杨辰正待在二楼楼梯边上的一个房间,之前在楼梯上敲晕的那个大汉,杨辰拖进了房间了,在透视眼下,杨辰清晰的看见了有三个大汉正朝着二楼走来。

  杨辰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道:“他们没死,只是被我打晕了,现在是法治社会,不能随便杀人。”

  “我只问一遍。”杨辰再次说道,他的声音十分的轻,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

  “哼。”那中年男子哼了一声,眼神有些不善的看了吴三一眼,没有说话。

  吴三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慢离开了一楼大厅,慢慢走上了二楼。

  吴三感受着这个杨辰身上发出的气势,顿时楞了一下,在她的感觉中,似乎只要自己轻举妄动一下,就会被对方毫不犹豫的杀死。

  这中年男子被吴三斥责了一番,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他还是强忍着怒火,淡淡说道:“兴许他们也心痒痒了,在房间里快活也说不定呢?”

  “把门打开。”杨辰的声音很轻,轻到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够听见。

  不多时,吴三来到了三楼大厅,之间大厅里空无一人,而且地上还散落着断开的绳子,这令他心中一秉,正当他想说话呼唤一楼的人的时候,一把短刀直接定在了他的脖子上。

  而之前那两个大汉,已经来到了房门前,正当他们要打开房门的时候,肩膀上不知不觉中已经搭上了一把短刃,定住了两个人的脖子。

  杨辰没有跟他们废话,将短刃收了起来,然后直接敲在了他脖子上的穴位,然后直接敲昏了过去。这次杨辰下手重了一些,因为杨辰之前怕把他们直接敲死了,所以下手并没有太狠,但是来回不过十分钟,便有两三个人醒了过来。

  不多时,吴三来到了三楼大厅,之间大厅里空无一人,而且地上还散落着断开的绳子,这令他心中一秉,正当他想说话呼唤一楼的人的时候,一把短刀直接定在了他的脖子上。

  这两个大汉不敢怠慢,赶忙将门打开了开来,当门打开的时候,他们看见了被绑在床上的两个男女,他们有的穿着衣服,有得**的身子被绑在床上,嘴里被塞进了东西,有些还在昏迷,有些则是惊恐的看着杨辰。

  吴三刚走上二楼,发现没有人,顿时感到了一股不安的感觉,他下意识的伸手摸向了腰间,而就在这时,靠近楼梯的一个房间,突然传来了一声打火机爆炸的声音。

  “我只问一遍。”杨辰再次说道,他的声音十分的轻,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

  不多时,手机震动了起来,“杨老弟,我喊来兄弟们都准备好了。”

  “咔嚓!”

  “咔嚓!”

  他的身影如同一只鬼魅一眼,眨眼之间便消失了在了楼梯上,只是发出一声细微的风声。

  而之前那两个大汉,已经来到了房门前,正当他们要打开房门的时候,肩膀上不知不觉中已经搭上了一把短刃,定住了两个人的脖子。

  吴三刚走上二楼,发现没有人,顿时感到了一股不安的感觉,他下意识的伸手摸向了腰间,而就在这时,靠近楼梯的一个房间,突然传来了一声打火机爆炸的声音。

  “咔嚓!”

  “得,偶像不偶像的事情,下次再说,你姐都快急死了。”杨辰淡淡笑道。

  日期:2018-04-12 06:34

  杨辰看着这条短信,然后笑了笑,直接背起了叶轩,淡淡笑道:“走吧,咱们该回去了。”

  “你确定?”杨辰皱了皱眉头,眼中的冷意又冷了几分。

  吴三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慢离开了一楼大厅,慢慢走上了二楼。

  “哼。”那中年男子哼了一声,眼神有些不善的看了吴三一眼,没有说话。

  “那几个家伙怎么回事,人怎么都不见了?”吴三皱起了眉头,顿了一下,他觉得自己不上去看看,总有些不对劲。

  “把门打开。”杨辰的声音很轻,轻到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够听见。

  而此刻杨辰正待在二楼楼梯边上的一个房间,之前在楼梯上敲晕的那个大汉,杨辰拖进了房间了,在透视眼下,杨辰清晰的看见了有三个大汉正朝着二楼走来。

  “我只问一遍。”杨辰再次说道,他的声音十分的轻,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

  “带了五把。”张刚回道。

  “大哥,有话好好说。”其中一个大汉咽了口唾沫,此刻他感觉到了无边的恐惧,但是看见了被绑在床上的那些人,心里有升起了一丝希望。

  “把门打开。”杨辰的声音很轻,轻到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够听见。

  这让杨辰有些意外,看来他还是该学的还有很多啊,对起码在点穴这上面杨辰还要花些功夫,毕竟杨辰能够找到穴位,却不知道下手的力道,下手轻了就没了作用,下手重了,还可能直接弄死人。

  稍稍停顿了一下,一抹冷汗从吴三的额头上滑落,他咽了口唾沫,然后才道:“是高勇直接下的命令,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方少的意思。”

  “杨大哥,这些人……”叶轩有些惊讶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那个吴三。

  “说得对。”他们完全没有起疑,而是转身离开了楼梯。杨辰将那个大汉放在了地上,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稍稍停顿了一下,杨辰也紧跟了上去。

  “咔嚓!”

  日期:2018-04-12 06:34

  这中年男子被吴三斥责了一番,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他还是强忍着怒火,淡淡说道:“兴许他们也心痒痒了,在房间里快活也说不定呢?”

  “包在我身上!”

  这让杨辰有些意外,看来他还是该学的还有很多啊,对起码在点穴这上面杨辰还要花些功夫,毕竟杨辰能够找到穴位,却不知道下手的力道,下手轻了就没了作用,下手重了,还可能直接弄死人。

  “把门打开。”杨辰的声音很轻,轻到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够听见。

  “是,三哥!”那两个小弟应了一声,然后直愣愣的走向了发出声音的那个房间。

  “杨大哥,你真的牛逼,简直就是我的偶像。”叶轩发自肺腑的说道,看着杨辰的眼神也带着狂热。

  日期:2018-04-12 06:34

  “说得对。”他们完全没有起疑,而是转身离开了楼梯。杨辰将那个大汉放在了地上,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稍稍停顿了一下,杨辰也紧跟了上去。

相关推荐
亚洲欧美日韩校园古典
最腹黑手段最狠的星座女
太长了 轻一点 局长
开车带妹子开车污污污
看完立马湿的小黄说说
本站热点
污小短文故事字左右
唐朝tv国产免费
下面一整天都塞着震动
爸爸你的蘑菇好大啊
公租房的装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