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萧凌风一听出去玩,也觉得不错,自己在修炼界呆了十几年,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出来,哪能不好好玩玩呢?萧凌风正想点头答应,却突然发现一道冷芒从楚芸的眸子里射出……

  杨子文闻言,心里也是颇为疑惑,这萧凌风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如此猖狂?只见杨子文满眼疑惑的问道,“陈老弟,你知不知道那小子什么身份?”

  “嗯,有点眉目了。我估计那小子肯定是冲着楚晴来的!老弟你可要当心了啊!可别赔了夫人又折兵啊!”杨子文拍了拍陈聪的肩膀像是在提醒他一般……

  “唉,还不是和杨老哥你一样,被萧凌风那小子给打的!我都住院好几天了呢!”陈聪叹了一口气解释道……

  “嗯,有点眉目了。我估计那小子肯定是冲着楚晴来的!老弟你可要当心了啊!可别赔了夫人又折兵啊!”杨子文拍了拍陈聪的肩膀像是在提醒他一般……

  “嗯!杨老哥你说的对!必须要快点找人了!我今天晚上就去找人!杨哥你放心!我一定帮你出这口气!”陈聪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狠狠的说道……

  “你这丫头,到学校是让你玩的吗?都快高考了,还不知道好好学习啊?”楚芸点了点楚晴的小脑袋笑道……

  “妈的,那小子这么吊?等等,你上次在公园那儿也是被他打的?”杨子文忽然想起了上次陈聪被打,便看着陈聪忙问道……

  萧凌风只觉一阵刺骨的寒冷从心底悠然生出,背后也好像是吹来了一阵阴风。萧凌风无奈,刚到嘴边的“好”字又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咳咳,大小姐不好吧!你看我们都要高考了!你说要是不能考个状元什么的哪对得起老师和家长的辛勤教导啊!”萧凌风只能是顺着楚芸的话往下接了……

  “陈聪?他怎么来了?莫不是来看我的笑话的?”杨子文闻言,不由的自言自语的说道。弄不清陈聪的意图的杨子文只好冲着外面喊道,“陈老弟你进来吧……”

  “草!还待个毛啊?!再等马子都被那小子给抢走了!”陈聪破口骂道……

  “你这丫头,到学校是让你玩的吗?都快高考了,还不知道好好学习啊?”楚芸点了点楚晴的小脑袋笑道……

  “杨哥你知道那小子的来历了?”陈聪见杨子文情绪十分激动,忙问道……

  “什么!?”陈聪闻言,惊得一把从床上跳了起来,忙是满脸不信的问道,“你不会是弄错了吧?那装b小子连杨子文都敢打?”

  陈聪闻言,心里一阵狂汗,丫的,你杨子文也没有好到哪去……不过谁让杨子文势力大呢,陈聪就算是再不爽也只好憋着了……

  “什么?!你也是被萧凌风给打的?”杨子文闻言,不由惊呼一声问道

  陈聪闻言,知道现在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便道,“嗯!妈的,那小子身手太厉害了,我那几个人不是他的对手……”

  “聪哥您说的是!不愧是聪哥,这么绝的主意都能想到!”狗子冲着陈聪竖了个大拇指满脸谄媚道。

  “嗯,有点眉目了。我估计那小子肯定是冲着楚晴来的!老弟你可要当心了啊!可别赔了夫人又折兵啊!”杨子文拍了拍陈聪的肩膀像是在提醒他一般……

  陈聪摇了摇头,无奈回道,“那小子就是凭空冒出来的!刚开始的时候还是一副**丝样,不过第二天就突然换了一个样,好像是哪家的少爷一般……哦,对了!他和楚晴走的比较近,好像每天都是和楚晴那小贱人一起来的!”

  陈聪听着狗子这么一分析,也是觉得很有道理,于是便点了点头道,“嗯!你说的挺有道理!那杨子文呢?我们去看看他,现在我们有了共同的敌人,正好可以借他的手来教训教训萧凌风……”

  陈聪闻言,心里一阵狂汗,丫的,你杨子文也没有好到哪去……不过谁让杨子文势力大呢,陈聪就算是再不爽也只好憋着了……

  “呀!陈老弟你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包的跟个猪头一样?”杨子文一见陈聪的模样,不由一声惊呼……

  “妈的!谁啊?!不知道老子正在休息吗?”本就十分郁闷的杨子文被这一阵敲门声弄得更是不悦了……

  陈聪闻言,心里一阵狂汗,丫的,你杨子文也没有好到哪去……不过谁让杨子文势力大呢,陈聪就算是再不爽也只好憋着了……

  …

  …………另一边,一放学,林叔便将萧凌风和楚晴两人送回了别墅,而楚芸却是早早的就回到了家里……

  陈聪点了点头便快步跑出了病房,对着在外面等候的狗子道,“狗子你去给我办出院手续,我现在要出院!”

  看着狗子离去的背影,陈聪终于是松了口气。不过这一松,陈聪就发现有点问题啊,“不对啊!我不是打算借杨子文的手来教训那小子吗?草,怎么现在还是我找人啊?丫的,真贼!”陈聪意识到了自己被杨子文给忽悠了,心里不由的将杨子文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不过既然话已经放出去了,陈聪就不可能收回来了,只得硬着上了……

  陈聪点了点头便快步跑出了病房,对着在外面等候的狗子道,“狗子你去给我办出院手续,我现在要出院!”

  “杨哥你就瞧好吧!事不宜迟!我现在去办出院手续!”陈聪已经等不及想去弄死萧凌风了……

  “嗯!”杨子文点了点头应道,这陈聪真是好人啊!堪称当代小雷锋!

  陈聪听着狗子这么一分析,也是觉得很有道理,于是便点了点头道,“嗯!你说的挺有道理!那杨子文呢?我们去看看他,现在我们有了共同的敌人,正好可以借他的手来教训教训萧凌风……”

  陈聪摇了摇头,无奈回道,“那小子就是凭空冒出来的!刚开始的时候还是一副**丝样,不过第二天就突然换了一个样,好像是哪家的少爷一般……哦,对了!他和楚晴走的比较近,好像每天都是和楚晴那小贱人一起来的!”

  萧凌风只觉一阵刺骨的寒冷从心底悠然生出,背后也好像是吹来了一阵阴风。萧凌风无奈,刚到嘴边的“好”字又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咳咳,大小姐不好吧!你看我们都要高考了!你说要是不能考个状元什么的哪对得起老师和家长的辛勤教导啊!”萧凌风只能是顺着楚芸的话往下接了……

  …………另一边,一放学,林叔便将萧凌风和楚晴两人送回了别墅,而楚芸却是早早的就回到了家里……

  “嗯,有点眉目了。我估计那小子肯定是冲着楚晴来的!老弟你可要当心了啊!可别赔了夫人又折兵啊!”杨子文拍了拍陈聪的肩膀像是在提醒他一般……

  “绝对没错!好像是为了林若溪那个校花吧!老大你想啊!那装b小子那么猖狂,有谁不敢打的?不然怎么对得起他装b小子这个称号?”

  “呀!陈老弟你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包的跟个猪头一样?”杨子文一见陈聪的模样,不由一声惊呼……

  “陈聪?他怎么来了?莫不是来看我的笑话的?”杨子文闻言,不由的自言自语的说道。弄不清陈聪的意图的杨子文只好冲着外面喊道,“陈老弟你进来吧……”

  陈聪摇了摇头,无奈回道,“那小子就是凭空冒出来的!刚开始的时候还是一副**丝样,不过第二天就突然换了一个样,好像是哪家的少爷一般……哦,对了!他和楚晴走的比较近,好像每天都是和楚晴那小贱人一起来的!”

  “那是!那是!你带路吧!”陈聪得意的回道……

  “嗯!那我就等老弟你的好消息了!”杨子文拍了拍陈聪笑道,心里却是已经笑翻了,这陈聪这个蠢货……

  “嗯?老大你不待会儿了?”狗子见陈聪一副急冲冲的模样,疑惑问道……

  杨子文见陈聪眼里的杀机渐渐显露,知道自己这么一挑拨起了作用,心里不由有些得意。“陈老弟,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快点弄死那小子!你哥哥不是道上的人嘛!你去找个狠角色啊!唉,我现在伤还没有好,不然我肯定现在就去找人了!”说着,杨子文还假装遗憾的叹了口气……

  “妈的,那小子这么吊?等等,你上次在公园那儿也是被他打的?”杨子文忽然想起了上次陈聪被打,便看着陈聪忙问道……

  “嗯!那我就等老弟你的好消息了!”杨子文拍了拍陈聪笑道,心里却是已经笑翻了,这陈聪这个蠢货……

  “楚晴?!妈的,老子知道了!”杨子文一听到楚晴,便立马想通了所有的事情。他萧凌风身后的靠山应该是楚家了!妈的,原来是个吃软饭的!

  萧凌风一听出去玩,也觉得不错,自己在修炼界呆了十几年,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出来,哪能不好好玩玩呢?萧凌风正想点头答应,却突然发现一道冷芒从楚芸的眸子里射出……

  “是啊!妈的,那小子下手太狠了!”陈聪点了点头愤恨的说道。

  狗子见陈聪怪他,虽然心里郁闷,但也不敢发作,只好硬着头皮解释道,“不是啊!聪哥!是真的有重磅消息啊!杨子文被萧凌风给打了!”他今天正好在医院看见了被打的杨子文。狗子仔细找人一问,这杨子文竟然是被萧凌风给打的!得知这个消息的狗子这才着急忙慌的来跟陈聪来报信了……

  “楚晴?!妈的,老子知道了!”杨子文一听到楚晴,便立马想通了所有的事情。他萧凌风身后的靠山应该是楚家了!妈的,原来是个吃软饭的!

  “你这丫头,到学校是让你玩的吗?都快高考了,还不知道好好学习啊?”楚芸点了点楚晴的小脑袋笑道……

  …

相关推荐
女人最狠的离婚策略
主角祖孙三代通吃现代小说
口沭老师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
一个吃奶两个?下面
忘羡香炉篇漫画无遮挡
本站热点
黑暗中把她抵在墙角
随着马背他的巨大更加深入
今天只能用嘴帮你了
帮你弄出来吧
宝贝儿…你都湿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