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会的。”

  “车子就在前面,我们走。”

  “那又怎样?”

  说完后,微弯身钻进了打开的车门。

  龙羿明明是对着秦正阳说话,眼神地一直紧紧锁着云锦溪。

  车子在转弯的时候,云锦溪还是忍不住朝后视镜望了一眼,他的身边已经多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喝水。”

  “正阳哥,若是你跟你朋友还有事情谈,我先回去了。”

  秦正阳点了点头,“你是不是很怕他?”

  “喝水。”

  “小溪,你认识龙羿吗?”秦正阳试探性的开口。

  云锦溪极力地压抑住心中的惶然不安,望向声音的来源——

  快到,让她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

  —

  深呼吸好几下后,云锦溪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极力地克制着内心的不安。

  她只能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那双如同野兽般充满着掠夺的眼睛紧紧的锁着她——

  “七爷是你的谁呢?”龙羿伸手敲她一记脑袋,“是你的监护人,你若是愿意,叫他一声爹地也不为过。”

  不安什么,她也说不出来。

  最后三个字,他咬得有些重,放在她肩上的手力道也加重了几分。

  她不是不可以当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继续与他订婚,结婚,但对于这个斯文的男人来说,未免不公。

  “小溪,上车。”

  “喝水。”

  那今天怎么忽然出现在这里?还伸手拦住小溪?

  她只能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那双如同野兽般充满着掠夺的眼睛紧紧的锁着她——

  “小溪,你认识龙羿吗?”秦正阳试探性的开口。

  他的话音落下后,云锦溪皱眉,正想要他放手,另一抹陌生又熟悉得让她心颤的声音传入耳内——

  终于,不可避免的,要经过他的身边。

  “不怎么样。”龙羿并不打算在这里与她逗嘴,在手下将他的车子开过来在他身边停住的时候再度开口,“你住校最好安份一点,要不然等七爷回来,你自己领罪去。”

  “云家千金,这未婚妻的身家背影确实万里挑一,但是配你,好像有点浪费了。”龙羿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

  然后,他终于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秦正阳咬牙切齿说出这句话后,转身绕过车头,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而龙羿就站在他车尾那棵大树下,要上车,必须要走过他身边。

  两人身高相差不多,一个温文儒雅,一个桀傲不驯,都是极其亮眼出色的年轻男子,只可惜,他们之间的气压太低了,似乎随时可以引爆一般。

  龙羿明明是对着秦正阳说话,眼神地一直紧紧锁着云锦溪。

  云锦溪放下手中的水杯,迎向秦正阳的目光,“上次在一个酒会上,他有些无理的举止让我讨厌。”

  快到,让她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

  —

  “叫我什么呢?”龙羿不满的瞪她一眼。

  他的话音落下后,云锦溪皱眉,正想要他放手,另一抹陌生又熟悉得让她心颤的声音传入耳内——

  秦正阳咬牙切齿说出这句话后,转身绕过车头,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秦正阳将云锦溪送到校外的公寓,她的脸色才总算是恢复正常。

  上次他在澳门码头问他小溪的事情,他不是说对别人的未婚妻不感兴趣嘛?

  他的话音落下后,云锦溪皱眉,正想要他放手,另一抹陌生又熟悉得让她心颤的声音传入耳内——

  “好,你上车。”

  最后三个字,他咬得有些重,放在她肩上的手力道也加重了几分。

  车子在转弯的时候,云锦溪还是忍不住朝后视镜望了一眼,他的身边已经多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云锦溪放下手中的水杯,迎向秦正阳的目光,“上次在一个酒会上,他有些无理的举止让我讨厌。”

  一直到车子消失不见,龙羿身边的年轻女孩才好奇地问。

  秦正阳咬牙切齿说出这句话后,转身绕过车头,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正阳哥,若是你跟你朋友还有事情谈,我先回去了。”

  “秦少爷,不介绍一下吗?”

  她这么说,也说得过去。

  云锦溪放下手中的水杯,迎向秦正阳的目光,“上次在一个酒会上,他有些无理的举止让我讨厌。”

  这次,龙羿没有再伸手阻拦,云锦溪顺利上了车后,车门很快地关上。

  而龙羿就站在他车尾那棵大树下,要上车,必须要走过他身边。

  “正阳哥,若是你跟你朋友还有事情谈,我先回去了。”

  “讨厌的话,以后看到就尽量避开他。”

  云锦溪没想到,她与他的再次见面,会来得如此之快。

  —

  “云家千金,这未婚妻的身家背影确实万里挑一,但是配你,好像有点浪费了。”龙羿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

  “喝水。”

  她不是不可以当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继续与他订婚,结婚,但对于这个斯文的男人来说,未免不公。

  秦正阳将云锦溪送到校外的公寓,她的脸色才总算是恢复正常。

  不安什么,她也说不出来。

  “七爷是你的谁呢?”龙羿伸手敲她一记脑袋,“是你的监护人,你若是愿意,叫他一声爹地也不为过。”

  只是,总有一些事情,难以成语。

相关推荐
校花被羞耻的姿势
太颠了你坐我腿上吧
束缚囚禁铁链固定手腕受宠溺
征服傲娇总裁
九九热线精品视频
本站热点
高嗨肉糜小说
做完直接放在里面睡觉
老汉开花苞
子曰志于道据于德课文讲解
有多少人跟自己的儿子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