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现在的他可以说是十分的颓废,黑剑仍旧苦笑着说道:“是么,聂师兄,这是多么讽刺的三个字啊,没想到你会说这三个字,呵呵。”

  黑剑苦笑着摇了摇头,现在的他仿佛如同一个自暴自弃的孩子一般,没有了所谓的剑道,没有了所谓的信仰们一切的一切仿佛如同梦幻般一样消失。

  死神不管黑剑,继续说道:“拿起剑吧,师兄,为什么要丢下它,它是你唯一的伙伴吧。”

  死神说罢,摸了摸自己仿佛已经冰凉的胸口。而黑剑此刻也没有了表情,过了几秒,黑剑淡淡的说道“是么,就连复仇的心都失去了么,小庄。”

  握上剑的那一刻,理由不就已经有了么。黑剑默默的举起自己的纵剑指着死神,脸上露出了无比的笑容。

  “破军!”黑剑的眼神一凝,剑柄朝下,一记上挑就把死神击飞在了天上。

  名为纵的剑,这把名为纵的大剑此刻却被黑剑扔在了一边,还有什么意义拿起这把剑呢。

  对于黑剑说的话,死神淡淡的回答道:‘是,聂师兄,我忘不了那一天,忘不了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但是我变成现在这样,什么都失去了,就连复仇的心都失去了,现在我就连自己的心跳都感受不到了。’

  听到死神说的话,师傅往日的教导仿佛再一次的浮现在了黑剑的耳边。

  “那么师兄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呢。”死神带着没有一丝人的语气说道。

  “那么师兄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呢。”死神带着没有一丝人的语气说道。

  “是么,是么。”黑剑摸着眼睛嘀咕着,雨水淋湿了他的身体,但是黑剑此时没有任何的感觉,他的脑中一直浮现着的都是死神那张恐怖但是却又没有任何表情的脸。

  那张仿佛是责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师弟一般的责骂表情。

  “不会让你失望的。”死神用没有任何感情的话语对着黑剑说道。“是么,那么就来吧,小庄。”黑剑大笑一声,随即手中的纵剑一瞬之间就和黑剑一起来到了死神的面前。

  “破军!”黑剑的眼神一凝,剑柄朝下,一记上挑就把死神击飞在了天上。

第213节

  看着死神那张仿佛是用来嘲笑他的脸,黑剑坐在了地上,一双冰冷的眼神看着死神说道:“每个人活着的意义都不一样。”

  死神说罢,摸了摸自己仿佛已经冰凉的胸口。而黑剑此刻也没有了表情,过了几秒,黑剑淡淡的说道“是么,就连复仇的心都失去了么,小庄。”

  看来自己终究还是没有完全的顿悟啊,师傅,没有完全的遁入剑道啊。

  死神淡淡的点了点头,愤怒,贪婪,色域,暴食,懒惰,嫉妒,傲慢什么都没有了,对于他来说一切都没有了。

  不知怎么的,黑剑犹豫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为了剑么,死神的脸仿佛是在嘲笑他的这一说法,连自己身边的人都守护不了的他又凭什么拿起师傅给他的这一把剑呢。

  对于黑剑说的话,死神淡淡的回答道:‘是,聂师兄,我忘不了那一天,忘不了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但是我变成现在这样,什么都失去了,就连复仇的心都失去了,现在我就连自己的心跳都感受不到了。’

  对于死神的回答,黑剑抬起头,睁大眼睛,表情痛苦的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恨我,把你变成这样的不是我么。”黑剑自责的说道。

  而死神的话再次抨击着他的心头,死神淡淡的说道:“我已经说过了,现在的我已经连感情都没有了,一切的一切都消失了。”

  正如死神说的那样,没有了感情的他也不懂的什么是恨了。死神就连想都没有想就对着黑剑说道“不恨。”

  但是死神机器般的声音再次响彻在他的耳边,死神淡淡的说道:“拿起剑也需要理由么,战斗也需要理由么,杀人也需要理由么,做什么事为什么要理由,我就是我,我才是理由,师傅教给我们的这句话难道你忘了么。”

  黑剑流泪了,流下了这么多年来已经是断绝了的泪水。

  “破军!”黑剑的眼神一凝,剑柄朝下,一记上挑就把死神击飞在了天上。

  “活着的意义么。”以前的黑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说出为了剑这句话,但是看着眼前死神那张仿佛是地狱般复仇的魔鬼一般淡然的脸。

  “小庄,你恨我么。”黑剑流着眼泪痛苦的对着死神说道。

  听到死神说的话,师傅往日的教导仿佛再一次的浮现在了黑剑的耳边。

  死神说罢,摸了摸自己仿佛已经冰凉的胸口。而黑剑此刻也没有了表情,过了几秒,黑剑淡淡的说道“是么,就连复仇的心都失去了么,小庄。”

  他不想问死神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也不配问,因为让他变成这样的人正是他自己,看到死神的脸,黑剑能够感觉到自己那无比欠强大的剑道出现了一丝的裂痕,出现了一丝的裂痕。

  那张仿佛是责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师弟一般的责骂表情。

  看着死神那张仿佛是用来嘲笑他的脸,黑剑坐在了地上,一双冰冷的眼神看着死神说道:“每个人活着的意义都不一样。”

  对于黑剑的话,死神仍旧是用不是人类语气的话说道:‘痛苦么,我已经感觉不到了,现在的我已经没有情感了,只是一个杀人的机器,我可以杀了所有的人,聂师兄。’

  听到死神说的话,师傅往日的教导仿佛再一次的浮现在了黑剑的耳边。

  看着死神那张仿佛是用来嘲笑他的脸,黑剑坐在了地上,一双冰冷的眼神看着死神说道:“每个人活着的意义都不一样。”

  不知怎么的,黑剑犹豫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为了剑么,死神的脸仿佛是在嘲笑他的这一说法,连自己身边的人都守护不了的他又凭什么拿起师傅给他的这一把剑呢。

  “不会让你失望的。”死神用没有任何感情的话语对着黑剑说道。“是么,那么就来吧,小庄。”黑剑大笑一声,随即手中的纵剑一瞬之间就和黑剑一起来到了死神的面前。

  死神说罢,摸了摸自己仿佛已经冰凉的胸口。而黑剑此刻也没有了表情,过了几秒,黑剑淡淡的说道“是么,就连复仇的心都失去了么,小庄。”

  死神不管黑剑,继续说道:“拿起剑吧,师兄,为什么要丢下它,它是你唯一的伙伴吧。”

  死神淡淡的点了点头,愤怒,贪婪,色域,暴食,懒惰,嫉妒,傲慢什么都没有了,对于他来说一切都没有了。

  “现在的我啊,就连活着的意义都找不到了,就像是一个机器一样,聂师兄,能告诉我么,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黑剑仍旧震惊的看着眼前那已经称不上是熟悉还是陌生的人脸,最终还是苦笑了一声,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仿佛老了十岁一样,苦笑着说道:“是么,小庄,真是苦了你了。”

  顿时,天空仿佛晴朗了一般,黑剑的心中仿佛一下子充满了光明一般,仿佛顿时云雾打开。

  那张仿佛是责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师弟一般的责骂表情。

  看着死神那张仿佛是用来嘲笑他的脸,黑剑坐在了地上,一双冰冷的眼神看着死神说道:“每个人活着的意义都不一样。”

  对于黑剑的话,死神仍旧是用不是人类语气的话说道:‘痛苦么,我已经感觉不到了,现在的我已经没有情感了,只是一个杀人的机器,我可以杀了所有的人,聂师兄。’

  握上剑的那一刻,理由不就已经有了么。黑剑默默的举起自己的纵剑指着死神,脸上露出了无比的笑容。

  活着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呐,告诉我吧,师傅!

  黑剑抬起头,偌大的雨点打在了他的脸上,但是黑剑并没有感觉到此刻的雨水,天空之中的阴霾仿佛出现了自己师傅的面容一般。

  “哈哈哈。”黑剑不知不觉笑了起来,但是这笑容之中却满是痛苦,满是心碎,满是眼泪。

  对于黑剑的话,死神仍旧是用不是人类语气的话说道:‘痛苦么,我已经感觉不到了,现在的我已经没有情感了,只是一个杀人的机器,我可以杀了所有的人,聂师兄。’

  那张仿佛是责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师弟一般的责骂表情。

  黑剑仍旧震惊的看着眼前那已经称不上是熟悉还是陌生的人脸,最终还是苦笑了一声,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仿佛老了十岁一样,苦笑着说道:“是么,小庄,真是苦了你了。”

相关推荐
老外做人爱c视频
快穿之攻略禁欲男u主h
叫床动态图带声音
爸我怕你的太粗太大了
污污污污出水小故事
本站热点
丫头别怕交给我
大哥二哥一起上我
领导吃员工奶
在宿舍睡了英语老师
几人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