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齐浩想不出问题的关键,却有胆量走一走这错路,看看隐藏在角落里的敌人,到底要玩怎样的猫腻。

  他是向导,自然继续带路。

  就这样一直向前走,又遇到了五个指引人,这让齐浩有些惊奇,这些人看上去应该就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吧?有统一的制服,有工作证。

  就是说此处是个三通口,返回来是返回来了,却不知道到底刚刚是从那个口子进来的。

  齐思说出两个字以后看了看两个男人,发现齐浩竟然有了一丝紧张,而于海涛则是很狂的样子。

  当时的那个年代,就算真有什么宝贝估计也是不值钱的,几把破剑而已,就算发现了也是国家文物,不能随便贩卖的。

  齐浩听了妹妹的话,差点感动的落泪了。

  “你们怎么能不着急呢?”

第604节

  齐思没什么思想准备,没想到一个选择已经降临到自己面前。

  于海涛可是着急了,说话的语气都有些变。

  针对所有游客还是针对自己四人的?

  无所谓了,既然有人想要让他们走错,那就走吧,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呢?

  于海涛有些懵,看着眼前的五条路口,他摇头道:“不对啊!我上次走的时候没有五个路口的,而且这边怎么没人指示?咱们还是原路返回吧。”

  齐浩想不出问题的关键,却有胆量走一走这错路,看看隐藏在角落里的敌人,到底要玩怎样的猫腻。

  “那怎么行……”

  于海涛可是着急了,说话的语气都有些变。

  咦?齐浩觉得很奇怪,正所谓反常就是妖,这个人很反常啊,别人都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他怎么这么热情?

  真么想到,妹妹竟然已经能够如此相信自己,这就是血浓于水吧?在一起相处了好久的人也不一定拥有这种信任感?

  他可能觉得他有食物,自己一定会选他吧?

  普通人看不出什么痕迹,齐浩的眼睛毒辣,能够察觉钉子冒应该是刚刚被敲击过,上面的铁锈有的都掉落了。

  “啊,现在这边真是比我上次来人性化了,以前根本没这么多指示人员,就有牌子,这样有人指路就更加清晰,想的可真周到,哈哈。”

  于海涛愣了好久,在几个路口来回转了一圈,终究是没敢离开。

  齐思觉得齐浩真是挺能胡说的,现在于海涛明显是胆子小了,估计不敢自己走,齐浩就是要强迫他把食物拿出来,还以德服人,真是瞎胡说。

  是跟着第一次见面对自己有些意思的学长,

  “唉……你别做这么绝嘛。”

  “你怎么能乐观的这样……单纯?”

  齐浩却记得,之前这块牌子分明是挂在另一面墙壁上的。

  这时前方出现了开阔空间,竟还有不少其他的游人,这里不但有个服务亭,还有个收费的温泉,里面正有一些人侵泡。

  齐思看出来齐浩很激动很高兴,心情竟然也更好了,一下不觉得这里是个绝地。

  “啊,现在这边真是比我上次来人性化了,以前根本没这么多指示人员,就有牌子,这样有人指路就更加清晰,想的可真周到,哈哈。”

  齐思看出来齐浩很激动很高兴,心情竟然也更好了,一下不觉得这里是个绝地。

  看看一边的指示牌,那是一个钉在墙上的牌子。

  咦?齐浩觉得很奇怪,正所谓反常就是妖,这个人很反常啊,别人都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他怎么这么热情?

  “你们……好!看到我的背包了吗?这里面有食物,你们要是不着急,那到时候走不出去,也别来分我的东西。”

  “唉……你别做这么绝嘛。”

  齐浩想不出问题的关键,却有胆量走一走这错路,看看隐藏在角落里的敌人,到底要玩怎样的猫腻。

  齐浩听了妹妹的话,差点感动的落泪了。

  于海涛愣了好久,在几个路口来回转了一圈,终究是没敢离开。

  “可以!齐思,我们走,我一定能把你带出这个地方。”

  楚风在搞鬼吗?没这么巧吧?他怎么知道自己今天陪着齐思来登山?

  然而当他们走到之前一个路口的时候,发现了刚才给他们指路的人已经不在,眼前有两个口子。

  他是向导,自然继续带路。

  齐浩想不出问题的关键,却有胆量走一走这错路,看看隐藏在角落里的敌人,到底要玩怎样的猫腻。

  “那怎么行……”

  而墙壁上挂着的指示牌明显是刚刚钉上去的,钉子连铁锈的没有。

  齐思有那么一点小感动,觉得齐浩这个做哥哥的不容易,或许他有一个和自己长的很像的妹妹?所以才如此。

  “单纯?你是想说无脑吧?”

  齐思微微点头,觉得挺恐怖的,可想到有齐浩跟着她竟然没那么怕了。

  “单纯?你是想说无脑吧?”

  齐浩笑了,还挺费心,要把自己四人引去什么地方呢?

  这是要干嘛?

  “那怎么行……”

  齐浩笑了,还挺费心,要把自己四人引去什么地方呢?

  而墙壁上挂着的指示牌明显是刚刚钉上去的,钉子连铁锈的没有。

  齐浩扬了扬眉毛,五代十国时期,那不是一千多年前吗?

  真么想到,妹妹竟然已经能够如此相信自己,这就是血浓于水吧?在一起相处了好久的人也不一定拥有这种信任感?

  就这样,于海涛如同一只无头苍蝇般带着三人四处乱钻,十分钟后他终于脸色苍白的确定,迷路了。

  齐思说出两个字以后看了看两个男人,发现齐浩竟然有了一丝紧张,而于海涛则是很狂的样子。

  “啊,现在这边真是比我上次来人性化了,以前根本没这么多指示人员,就有牌子,这样有人指路就更加清晰,想的可真周到,哈哈。”

  “是你当向导,我们干嘛要着急?”

相关推荐
乖,宝贝,张开腿,我看看
五岁冰山小王妃
他抱着我那里顶着我
拍拍网站
呵呵我要别停我要死了
本站热点
带肉宠文
什么样的女人坚决不能做老婆
老中医按摩阴部敏感
你就这么缺男人么
高清国内自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