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程先生,你们的事情我管不了了,还是你们自己解决吧,手枪请还给我。”老猫伸手过去。

  这句话,我是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的,说完,我微笑着看着程俊良。

  “那你杀我呢还是不杀?”我看向程俊良,“有种当着市局的民警的面干掉我,如果不敢,你是孬种。”

  “我可是给了你那么多钱,现在你半途而废?”

  “仔细看,这家伙……好像还真不是何念然,这段时间一来,何念然沉迷于酒色,明显现在的脸色差很多,而且,体型似乎也不一样。”楠哥皱眉道。

  他们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何念然,顿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不用亲自出手,那自然是再合适不过了,他们肯定愿意。

  所以,何念然的那两个亲信根本不知道,更不认识。

  “行。”那四人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你可别撑死了。”楠哥怒了。

  三个人提着甩棍,硬是冲了出来,加楠哥他们也一起走了出来,何念然居然带着人退回了厂门口。

  我活动了一下手脚,扫了旁边何念然的那两个亲信,一人大腿受伤,走路都走不了,还有一个吓的瑟瑟发抖。

  “怎么不可能了?市局早盯了你们这些做走私生意的大佬,已经立案了,他们身都还有件,件面盖着市局一把手的印章,你觉得这印章也是假的吗?我们跟你们来到这里,是想牵出幕后主使,一打尽。老猫,你也是当职的,请问,你的行动,是你自己负责的呢,还是有面下发的正式件?这么大的行动,得向面申请才行吧?”我继续说道。

  “证明证明。”何念然接过话去,“兄弟们,拿下楠哥他们,仓州市是我们的人,干不干?”

  他们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何念然,顿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我……我怎么知道他们那么阴险,怎么知道老猫装的那么像?”何念然支支吾吾的回道。

  “好,我走。”老猫当机立断,事情已经超出控制了,已经不是简单的抓人。

  “钱不用退,但这些人,你不能带走,不然我先毙了你。”程俊良居然把枪口对准了老猫。

  “我可是给了你那么多钱,现在你半途而废?”

  “如果你还不确信,可以亲自打电话问仓州市市局,问一下是否有这样的行动,或者,你现在全部对我们灭口,但你们得想想,杀掉四个当职人员的罪过是什么?而且,还是在行动的当职人员,谁能罩得住你们?”我冷笑起来。

  我活动了一下手脚,扫了旁边何念然的那两个亲信,一人大腿受伤,走路都走不了,还有一个吓的瑟瑟发抖。

  “应该在附近吧,他让我转告老猫,如果老猫老老实实的退回去,什么事情都不管,那我们的民警也退回去,我们用道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如果老猫不退,除非你们杀我们灭口,不然那这里所有人都得被抓,老猫到时候也吃不了兜着走。”我解释道。

  “何念然人呢?”楠哥厉声问道。

  “证明证明。”何念然接过话去,“兄弟们,拿下楠哥他们,仓州市是我们的人,干不干?”

  “你带我们进来,得带我们出去。”我正色道。

  “钱不用退,但这些人,你不能带走,不然我先毙了你。”程俊良居然把枪口对准了老猫。

  “应该在附近吧,他让我转告老猫,如果老猫老老实实的退回去,什么事情都不管,那我们的民警也退回去,我们用道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如果老猫不退,除非你们杀我们灭口,不然那这里所有人都得被抓,老猫到时候也吃不了兜着走。”我解释道。

  “啪!”

  “这时候都还嘴硬,我看你是真没救了。”我摇了摇头,“行,既然你这么想证明自己,那再给你一个机会,不然你还不会死心。带着你的人,杀进去,灭了楠哥他们,他们一共只有七个人在里面,你们有十几个,对了,你的小弟还问我算老几,既然你们认为自己很牛逼,那进去吧。”

  “那你杀我呢还是不杀?”我看向程俊良,“有种当着市局的民警的面干掉我,如果不敢,你是孬种。”

  而且,他们可是真丨警丨察,并不是假的。是高向荣专门从县城抽调来,市里的话,担心暴露,从县城下面抽调了四个来给我。

  “我可是给了你那么多钱,现在你半途而废?”

  “何念然人呢?”楠哥厉声问道。

  “不行。”程俊良马否定了。

  “我……我怎么知道他们那么阴险,怎么知道老猫装的那么像?”何念然支支吾吾的回道。

  我一巴掌扇了过去,“你他娘的又算老几?说实话,你跟着何念然什么事情都没做成,坐享其成了,还搞那些乌烟瘴气的东西,我不想做不杀你,是不想脏了我的手。”

  而且,他们可是真丨警丨察,并不是假的。是高向荣专门从县城抽调来,市里的话,担心暴露,从县城下面抽调了四个来给我。

  “你……”程俊良起的脸色铁青,抓着手枪的手都在颤抖,是真的很想开枪,但是却又不敢开。

  “钱不用退,但这些人,你不能带走,不然我先毙了你。”程俊良居然把枪口对准了老猫。

  而且,他们可是真丨警丨察,并不是假的。是高向荣专门从县城抽调来,市里的话,担心暴露,从县城下面抽调了四个来给我。

  “何念然人呢?”楠哥厉声问道。

  “何念然,今天算你赢了,仓州市的渠道,我们让你一半,如何?”楠哥大声说道。

  “你到底是谁?”程俊良又用手枪吓唬我了。

  然而,老猫背后的七个兄弟全都拿出了手枪,同样对准了程俊良。

  二十多个混混提着家伙冲向了工厂,气势汹汹。

  “你算老几?不过是然哥请的替死鬼而已,敢这样跟我们说话?”那混混火气居然挺大。

  这句话,我是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的,说完,我微笑着看着程俊良。

  “我……我没注意啊,只是搜查他们看有没有威胁武器,没搜到,我们过来了。”老猫一脸无辜的回道。

  “当然,这本来是道的恩怨,你们不插手,那我带来的人也不插手。”我点头。

  “我因为样貌很像然哥,所以然哥找到我,说二十万请我帮他做一件事,我不过是他请的一个替死鬼而已,如果我不死,只能拿二十万,如果死了,有一百万,这买卖划得来。”我回道。

  “何念然人呢?”楠哥厉声问道。

  三个人提着甩棍,硬是冲了出来,加楠哥他们也一起走了出来,何念然居然带着人退回了厂门口。

  “你算老几?不过是然哥请的替死鬼而已,敢这样跟我们说话?”那混混火气居然挺大。

  “我因为样貌很像然哥,所以然哥找到我,说二十万请我帮他做一件事,我不过是他请的一个替死鬼而已,如果我不死,只能拿二十万,如果死了,有一百万,这买卖划得来。”我回道。

相关推荐
女人隐私故意给男生看
要女主夹葡萄的小说
欧美另类?交
欧美图片
男人插曲视频大全免费
本站热点
下面一整天都塞着震动
给老婆换个男人同意了
女主快穿宠辣肉np
打赌输了打私人部位
老师一家三口让我一锅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