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你说的是极乐教吧?”李国峰淡淡的道,“你以为咱们拓石是吃干饭的吗?放心,现在咱们的人都在埋伏着呢,不过动手之前需要你和那个极乐教主打个招呼,到时候他如果反抗,面对的是华夏军队的怒火。”

  “我知道,你就当作这是组织对你的考验吧。”李国峰撇撇嘴,“你以为星星是白扛的吗?这么点困难就要放弃?”

  和夜莺聊了一会,林峰开始感受身体的变化,也不知道是不是神秘功法起的作用,林峰发现自己原本的明王经内力竟然转变了,变成了截然不同的方式,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从来都是自己给首长汇报,哪有首长亲自给自己汇报的道理,林峰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似得。

  “带他们去?”林峰一愣,“不会吧?你确定那些和尚到时候会听我的指挥?他们厉害是不错,但是他们脾气也臭的很,你是没和他们打过交道,首长,那些人之前还策划杀我来着。”

  “时刻准备着!”林峰大吼道,面色憋的通红。

  林峰苦笑一声,“行吧,等我弄活动了,和那些和尚见一面,对了,我觉得在对樱花天道动手之前,还有一件事需要做。”

  这次上面是真的认真了!林峰心中一禀,之前极乐教都是小打小闹,这次闹的事情有点大,极乐教里面还出了个重大特工,盗取了国家机密,让他们这些人面上无光。

  “呵呵,今天真是尬好日子啊,你们两口子好好的亲热吧,我这老头子就不看热闹了,等晚上我在过来。”李国峰笑了笑,很是识趣的离开了。

  “我哪有大面子。”林峰尴尬的说道。

  二人要商谈事情,夜莺的级别太低没权力听,乖乖的走到门口警戒去了。

  “有。”林峰也不矫情,“我的身份说白了是个特工,但是特工一单暴漏了身份,和一个兵没有什么两样,现在樱花天道已经彻底知道了我的身份你,交换生是不可能了,只能暗中潜入,但是靠我自己的力量恐怕还不够。”林峰说的很隐晦,他自己去,绝技是不可能玩的过樱花天道的。

  “我没开玩笑。”林峰无奈的说道,“其实我跌落山涧的时候,心中最挂念的就是你,对你的愧疚也是最深的,我没开玩笑,是说真的,等我把手头上的工作忙完了,咱们结婚好不好?”

  “我没开玩笑。”林峰无奈的说道,“其实我跌落山涧的时候,心中最挂念的就是你,对你的愧疚也是最深的,我没开玩笑,是说真的,等我把手头上的工作忙完了,咱们结婚好不好?”

  林峰苦笑一声,“行吧,等我弄活动了,和那些和尚见一面,对了,我觉得在对樱花天道动手之前,还有一件事需要做。”

  这次上面是真的认真了!林峰心中一禀,之前极乐教都是小打小闹,这次闹的事情有点大,极乐教里面还出了个重大特工,盗取了国家机密,让他们这些人面上无光。

第333节

  不过那神秘功法带来的改变还不止这些,林峰之前从昏迷状态清醒过来,睁开眼看夜莺和李国峰的时候,忽然发现他看的一切不同了,比之前更加清晰,这种焕然一新的感觉让林峰颇为惊喜,每个人眼中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林峰这才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我知道,你就当作这是组织对你的考验吧。”李国峰撇撇嘴,“你以为星星是白扛的吗?这么点困难就要放弃?”

  林峰费力的抬起手掌拍了拍她的后背,待见到李国峰稍微有些尴尬的模样连忙想要把夜莺推开。

  林峰一阵沉默,半晌之后忽然开口。

  “我哪有大面子。”林峰尴尬的说道。

  “这是组织对你的信任。”李国峰笑了笑,“有什么困难尽管说。”

  “是的,所以,现在,林峰中将,组织再次交给你一个任务,希望你能完成!”李国峰面容严肃的说道。

  这一句话在夜莺耳边如同炸雷般久久不能平息,良久,夜莺莞尔一笑,“这种玩笑,开一次两次就够了,不要乱说话。”

  这次上面是真的认真了!林峰心中一禀,之前极乐教都是小打小闹,这次闹的事情有点大,极乐教里面还出了个重大特工,盗取了国家机密,让他们这些人面上无光。

  林峰一阵语塞,好不容易酝酿的感情让夜莺几句话弄的一点脾气没有。

  到了晚上,李国峰准时到来,正巧林峰睡醒,想要和李国峰打个招呼。

  “这是组织对你的信任。”李国峰笑了笑,“有什么困难尽管说。”

  二人要商谈事情,夜莺的级别太低没权力听,乖乖的走到门口警戒去了。

  “呵呵,今天真是尬好日子啊,你们两口子好好的亲热吧,我这老头子就不看热闹了,等晚上我在过来。”李国峰笑了笑,很是识趣的离开了。

  林峰费力的抬起手掌拍了拍她的后背,待见到李国峰稍微有些尴尬的模样连忙想要把夜莺推开。

  林峰一阵语塞,好不容易酝酿的感情让夜莺几句话弄的一点脾气没有。

  “咱们结婚吧。”

  “对付他们,直接铲除就好。”提起樱花天道,林峰恨的牙根直痒痒。

  “那怎么办?”林峰皱了皱眉,“这样下去实在太被动了。”

  “不行,只能抓起。”李国峰叹了口气,“不是咱们轮弱,而是如果二话不说都干掉的话,就会给岛国那边的人留下口舌,到时候更不好对付。”

  “你还知道啊。”夜莺没好气的说道,“你打算怎么赔偿我。”

  “形势如何?”林峰问道。

  从来都是自己给首长汇报,哪有首长亲自给自己汇报的道理,林峰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似得。

  “呵呵,行了吧我的大功臣。”李国峰摇了摇头,“你就这么躺着吧,我待不了多久,上面特意交代,不能打扰你休息。”

  “有。”林峰也不矫情,“我的身份说白了是个特工,但是特工一单暴漏了身份,和一个兵没有什么两样,现在樱花天道已经彻底知道了我的身份你,交换生是不可能了,只能暗中潜入,但是靠我自己的力量恐怕还不够。”林峰说的很隐晦,他自己去,绝技是不可能玩的过樱花天道的。

  “林峰!”夜莺惊喜的扑到林峰的怀里,“你醒了!”看到他的模样,夜莺悲喜交集,眼中的泪水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林峰苦笑一声,“行吧,等我弄活动了,和那些和尚见一面,对了,我觉得在对樱花天道动手之前,还有一件事需要做。”

  “这是组织对你的信任。”李国峰笑了笑,“有什么困难尽管说。”

  “那怎么办?”林峰皱了皱眉,“这样下去实在太被动了。”

  “对付他们,直接铲除就好。”提起樱花天道,林峰恨的牙根直痒痒。

  休息了一阵子,又让医生坚持了一番,顺便吃了点东西之后林峰又沉沉的睡了过去,他现在需要的就是休息。

  “咱们结婚吧。”

  “只希望他能早点醒过来啊。”李国峰叹了口气,“宗教那边的事情还没处理完,乱作一锅粥,那几个空字辈的和尚整天请愿要去岛国讨债,尤其那个颠空闹的最凶,拓石只有林峰和他们比较熟悉。”

  “上面命你成立佛门特工队,打入敌人内部,彻底瓦解樱花天道!”李国峰郑重的道,“林峰中将,有没有信心?!”

  “你这话说的不错。”李国峰欣慰的点点头,“我还以为你多抗了一颗星一下子变得膨胀了呢。”

  林峰一阵尴尬,“都是虚名而已,您也应该知道我不是为了这个。”

  “时刻准备着!”林峰再次大吼,交接完任务,林峰顿时蔫了,苦笑一声,“我就知道这中将没那么好当的。”

  不过那神秘功法带来的改变还不止这些,林峰之前从昏迷状态清醒过来,睁开眼看夜莺和李国峰的时候,忽然发现他看的一切不同了,比之前更加清晰,这种焕然一新的感觉让林峰颇为惊喜,每个人眼中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林峰这才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对不起。”半晌,林峰忽然对着安静下来的夜莺说道,“我说过,不再让你担心。”

  “形势如何?”林峰问道。

  “你就别矫情了。”李国峰不悦的说道,“这次你任务完成出色,现在肩膀上的星星和老子是一样的,除了职务上的级别不一样,其他的咱们评级,动不动?妈的真是的,你才这么年轻,老子都一把老骨头了,想想就不自在。”

  “有。”林峰也不矫情,“我的身份说白了是个特工,但是特工一单暴漏了身份,和一个兵没有什么两样,现在樱花天道已经彻底知道了我的身份你,交换生是不可能了,只能暗中潜入,但是靠我自己的力量恐怕还不够。”林峰说的很隐晦,他自己去,绝技是不可能玩的过樱花天道的。

  “不容乐观。”李国峰收起笑容严肃的说道,“樱花天道的反应比我们要激烈的多,得到了华夏佛门的资料之后,樱花天道更加变本加厉了,这几日频繁的在港口发现偷渡者,虽然我们严密监控,却也发现了不少漏网之鱼。”

相关推荐
我是你老师别谢里面危险期
唔唔唔别揉了啊好讨厌
给老婆换个男人同意了
跟岳弄了
在爱情里给男人的忠告
本站热点
被学姐们榨汁
可怕的交通事故集锦
手指探入肛门内一侧
女儿长大了一
攻让受含道具上跑步机